长者宿舍渴市倡增拨公屋支援

  图:协会将部分单位留空,改装成阅读室、电视室和活动室等供长者使用,甚至可以玩球类活动

  人口老化严重,长者居住问题日增。现时营运长者宿舍的“伸手助人协会”表示,轮候其宿位的长者在过往两年激增66%,估计因为近年居住环境愈加狭窄,“三代同堂”同住一屋愈来愈难。协会建议政府,支援长者宿舍利用公屋资源扩充规模,以满足需求。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林正财透露,当局正与房屋署研究增加长者宿舍,但最困难是“搵地方”。/大公报记者 朱乐怡 (文、图)

  “伸手助人协会”现是全港唯一有营运长者宿舍的非牟利机构,辖下三间宿舍分别位于将军澳宝林邨、黄大仙竹园邨和港岛东小西湾邨一座公屋大厦的最低两层,共提供355个宿位,每间宿舍可居住大约76至155人,每三、四名长者同住一个公屋单位。整个宿舍仅需约七至八名员工,包括社工、活动助理及清洁员等。

  协会总干事陆宝珠接受《大公报》记者访问时表示,入住长者有自理能力,通常于轮候获配公屋,或身体衰弱需转往护老院而离开,曾有102岁院友迁走。近年,轮候人数不断增加,由两年前约300人,增至今年的500人,增幅66%,轮候时间由平均一年增至一年半,多数是因为居住问题或家庭关系而申请。

  林正财:贊成增宿位 嘆觅地难

  68岁的林婆婆入住长者宿舍至今八年,当初因为与媳妇生活上冲突不断,毅然搬到长者宿舍,“当时真系有谂过死,点解要我突然离开个孙?”她形容是因祸得福,“呢度好似一家人,自己又会帮手组织唱K、飞镖等活动。”81岁的家珍于丈夫离世后,独居公屋,最后因太寂寞,入住长者宿舍至今13年,其公屋亦已归还政府。

  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兼行政会议成员林正财早前表示,现时入住私营牌照院舍的2.7万名长者中,只有7000人因身体缺损需要照顾,相信有长者因房屋问题而入住院舍。他接受《大公报》记者访问时表示,护老院着重护理,不会促进长者的社交生活等需要,“本身无护理需要的长者不但住得闷,闷闷下就好容易病。”

  林正财认为,当局应研究设立更多长者宿舍,首要了解现时实际需求,亦应考虑优先让正轮候公屋的长者入住,但现时安老院同样不足,“最大困难系搵地方,因为有地都畀咗院舍先。”

  房屋委员会资助房屋小组主席黄远辉则认为,现时公屋资源不足,长者平均要等候2.6年,家庭平均等4.7年,偏离三年的目标,对于拨出公屋作长者宿舍,他认为“如果有充足资源先可以谂”。他称从地区工作得知,较多一人申请的长者希望获分配到独立单位,“相信并非好多人渴望长者宿舍。”

  劳工及福利局发言人回覆《大公报》记者查询时称,鉴于现时有很多中度或严重缺损的长者正轮候安老院舍服务,若有合适的政府用地,局方会优先兴建服务体弱长者的合约安老院舍。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