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爱港力量在披荆斩棘中成长/周八骏

  第六届立法会四个议席补选的结果,折射香港政治生态正在发生具歷史转折意义的变化。

  第一,自1991年港英政府在立法局选举引入地区直选开始,到2016年特区第六届立法会地区直选,25年间“拒中抗共”势力与爱国爱港阵营所得选票率一直大体维持六比四的格局,在今次选举中已被有力地打破了。

  彻底打破“六四比”格局

  在新界东选区,即使新民主同盟范国威以183762票当选,代表爱国爱港阵营的邓家彪获得152904票,两者所得选票之比为54.6:45.4。在香港岛选区,“泛民”代表区诺轩仅领先爱国爱港阵营代表陈家珮9547票,二人所得选票之比为51.8:48.2。在九龙西选区,代表爱国爱港阵营的郑泳舜,粉碎了地区直选採取单议席单票制反对派必胜的“魔咒”,击败“拒中抗共”势力代表姚松炎,跻身立法会。

  第二,补选结果显示,全国人大常委会2016年11月7日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得到大多数香港选民(市民)的支持。这一点,既体现于姚松炎的败选上,也反映在一部分曾经支持反对派的选民(市民)拒绝参与今次补选投票。

  因为违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而被特区司法机关取消第六届立法会议员资格的姚松炎,在“侥幸”取得“入闸”资格后狂妄地宣称,这是香港市民支持他的结果。因此姚松炎能否重返立法会,被许多人视为香港选民(市民)对待人大常委会释法和特区司法机构执法的试金石。事实证明,在关乎“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重大原则问题上,香港大多数市民已能明辨是非。他们或者改为支持爱国爱港阵营代表,或者以不投票方式显示与其曾经投票支持的反对派划清界限。

  第三,爱国爱港阵营展现空前团结、进一步壮大。在三个地区选区,爱国爱港阵营均推举一名代表同反对派较量。尤其值得重视的是,在香港岛选区,爱国爱港中坚力量民建联、工联会坚定地支持新民党的陈家珮。

  另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是,几位特区上届政府主要官员都站到第一线支持爱国爱港候选人。特区歷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只有两位走入两大政治阵营各一方,另有一人转任时事评论员为反对派助威。在其他退任主要官员,即使有些人出任全国人大代表或全国政协委员,但未曾在立法会竞选中为爱国爱港阵营的候选人拉票。今次补选的新现象,意味着爱国爱港阵营进一步壮大。

  再一个值得高兴的是,在建筑、测量、都市规划界及园境界功能界别,一年多前因为建制派人士“内讧”而被反对派夺取的议席,今次补选因建制派团结而夺回。

  爱国爱港阵营大团结

  自特区第三届政府执政以来,有人将爱国爱港阵营改称建制派,怀有弱化爱国爱港阵营的企图。另一方面,在2008年第四届立法会选举后,爱国爱港阵营确实呈现思想政治上的分歧,甚至局部呈现分化。经过今次补选,建制派团结在“爱国爱港”大旗之下,应当重新被称为爱国爱港阵营。

  2018年是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是全面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也是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参与“一带一路”和投身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开局之年,又遇上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开始进入决定性阶段。国家站在新的歷史起点,迈向新的征程。香港处于史无前例的歷史转折。全球格局急剧演变波谲云诡。这一切,要求香港紧紧依靠国家。3月11日补选结果显示,相当多香港选民(市民)认清了大势。

  香港政治生态新变化,同国家迈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一致的,有利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强调“一国”是“根”和“本”,有利于特区现届政府推动香港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应当肯定,特区现届政府上任八个多月务实有为,为缓和社会分裂、推动经济发展、改善民生作了大量工作,管治和施政平稳,为爱国爱港阵营在今次补选中的不凡表现提供了不可低估的支撑。另一方面,今次补选结果,也必定鼓舞政府进一步务实有为。

  诚然,爱国爱港阵营不能低估改变香港政治生态的复杂性和困难,必须进一步坚定百折不回的意志,进一步发扬坚忍不拔的精神。“拒中抗共”势力尽管已分化为“传统泛民主派”和冒起于非法“佔中”的“本土激进分离势力”,但是,他们在今次补选的最后关头坚决地站在一起,充分反映他们在“拒中抗共”上毫无二致。随着特区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香港不断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拒中抗共”势力必定分化和分裂,其顽固分子则必定“抱团取暖”。爱国爱港阵营既要坚决遏制“本土自决”和“港独”、促使反对派分化和分裂,也要争取一部分反对派人士转变立场。

资深评论员、博士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