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DQ”证反对派输了人心/陈光南

  反对派补选时扬言要“全取四席”,但最后仅得两席。最重要的是,被DQ的姚松炎“二度被DQ”,选民用选票剥夺了这一“本土”派候选人的资格。这说明了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威慑力,让广大市民认识到了要实行“一国两制”就一定要尊重国家的体制,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办事,任何人要挑战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必然不得人心,不会得到港人的支持。

  反对派的不得人心,但其操盘人以及候选人都不愿意承认遭受到了战略性的失败。莫乃光称是“需要反省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下,如何号召‘民主派’的支持者出来投票”、输在“没有把危机说清楚”云云。范国威更加迴避了“失败”两个字,说成了“惨胜”。但事实却是,现在的形势是反对派遭到了战略性的挫败。回归以来,反对派一直在直选组别过半,在直选组别拥有否决权,这是第一次失去了否决权,建制力量第一次在直选组别过半数。更重要的是,回归以来所存在的所谓“六四开”黄金定律也被打破了。现在出现了47对23的选民分布的形势。如果建制力量继续做好新界东的地区建设的工作,情况就有进一步的改变。

  “全取四席”成笑话

  这一次反对派“狮子开大口”,宣称他们可以“全取四席”的依据是什么?就是他们认为这是一次“单议席单票”的补选,在歷史上,建制派从来没有赢过“单议席单票”的补选,所以,他们信心满满宣称要夺取全面胜利,“重返立法会”。他们根本不把人大常委会释法、法庭的判决所形成的DQ依据看在眼内。他们决定要颠覆法制,让被DQ者重新返回立法会,称要以此对中央政府说“不”。正因如此,他们极力抹黑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更加全力攻击全国人大修订宪法,企图在香港掀起一股反华反共的浪潮。气势汹汹,押下了很大的赌注。

  但他们终于输了,输在不自量力,轮在要同“一国”对抗到底。如果说要总结经验教训,他们必须要承认,仿效民进党欲把香港变成独立的政治实体、并和“台独”等势力互相勾搭、引外国势力作为后台等等这些做法,都是不会有出路的,也是绝对不得人心的。他们和蔡英文犯了一个同样的大错误,就是错估了中国的国力,错估了中央政府坚决抵制“台独”和“港独”的决心和力量,错估了香港民心的巨大转变。他们没有承认失败,更没有承认错在对抗“一国两制”,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正确总结教训。

  反对派说,这次补选没有热烈的气氛,没有反对特区政府的气氛,是由于他们游说选民的方法出了问题,没有把香港的危机讲清楚,所以选民不出来投票。这种情况和赌仔输了的时候,说成是自己没有赌钱前“求神”一样“运气没有来,所以赌输了”。姚松炎更加说,他空降下来的时候,该去的地方选区没有去、横额不够多、标语不够多,他会总结经验教训云云。言下之意,下一次捲土重来,仍然会坚持“港独”,似乎只要多一点标语就可以了。这可以说是“一错到底,死不悔改”。

  当今世界潮流已经发生重大转变。美国和欧洲的民粹主义,造成了选举的黑天鹅现象,对于解决贫富悬殊、社会不公平等问题,无有效对策,反而製造了更大的社会撕裂。社会碎片化,国家动盪不安,竞争力急剧下降,西方的学者和政治家都在检讨,西方的民主制度和互联网传媒架构是否出现了问题,让极端的破坏性的少数的民意,和虚假的消息到处氾滥,冲击了西方的政治制度。“有破坏没有建设的”极端政客,只能够风光一时,最后都会被整个社会所抛弃。

  今次反对派推出了素质非常差劣的“自决派”作为他们的代表,得不到选民的认同和支持,是情理中的事情,因为谁都可以看到,“一国两制”是香港的最好出路,如果连“一国两制”的体制也砸碎了,香港这条船也就被打沉了,七百四十万香港人一定被反对派累死。选民对于范国威、区诺轩、姚松炎採取冷待的态度,有些人乾脆就不去投票支持他们,就是认为这三个候选人质素太差劣了,没有办法投得下手。

  不改立场永无翻身

  实际上,建制派并没有因为投票率下降而失去选票,反而票源增加了百分之七左右,原因是有一部分原来支持反对派的中间选民,觉得应该要有一个有建设性、做实际事情的立法会,而不是天天“拉布”,让建设医院、学校、公共道路工程也不让上马的立法会。这些中间选民的转变,改变了选举的结果,让姚松炎跌下马来,让港岛和新界东选区的区诺轩和范国威频频告急。

  大局是非常清楚的:国家越来越强大,宪法和基本法的宣传将会越来越深入人心。青年人的出路将会和国家的经济腾飞结合在一起,科技创新和大湾区的计划,将会成为亚洲地区经济蓬勃发展的火车头。这正是香港青年人光明前途之所在,反对派却希望青年人不爱自己的国家,煽动他们反对国家,不要乘搭中国经济快车,这都是违反理智、违反正常的政治伦理的。反对派如果让范国威、区诺轩作为他们的军师和脑袋,去总结这次选举的失败教训,他们一定会走黑路走到底,失败之后遭到更大的失败。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