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强的宪法保障/谢纬武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以及第三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并按法定程序将相关内容分别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并于前日获得极高票数通过。

  这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共中央从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和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举措。这也是重大制度安排,一场深刻的变革,事关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展开和实现。全国人民热烈拥护,各地民众同欢呼,香港主流民意一片支持。

  修宪是一场深刻变革

  但是,香港某些反中乱港报章却基于一贯的反共抗华顽性劣根,连日发表多篇自欺欺人之赘文,欺罔视听。

  中国修宪不但符合全球宪政发展的大势,而且是以中国宪政模式向全球各国稳定发展提供新样板、新方向,对构建多元宪政的和睦相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宪法保障作出有创建性的贡献,绝非如这类报章所胡诌的“完全违背现代伦理政治的理念”。

  宪法的确是政治的产物,体现某种伦理政治形态。但是何谓“现代伦理政治”?什么才是“政治正确”?1215年英国的《自由大宪章》是最早的宪法性文件。宪法基础理论形成于16至17世纪的英国,创始阶段的代表人物是爱德华.科克(Edward Coke)、约翰.洛克(John Loke);将古典宪法基础理论系统化的是法国的孟德斯鸠(Montesquieu)和卢梭(J. J. Rousseau)。前者继承和发展出洛克的分权理论,形成“三权分立”学说,后者则首次提出“人民主权”论,将宪法定为第一类的政治性法律。经歷五个世纪的演进变化,西方各国的宪法、宪政及其理论五花八门,没有一个是全同的。究竟以谁为准则?谁是标准?若否定多元性,硬要以美国宪政为标准,否则便开战(如对伊拉克、利比亚等等),这就是霸权主义。这也许是这类报章鼓吹的“现代伦理政治”、“政治正确”,但中国人民决不会惧于威胁而被迫接受。

  马克思是法学世家出身,曾攻读法律专业,他和恩格斯总结革命实践经验,探索并创立了马克思主义法学,揭露了资产阶级宪法的阶级本质,指出宪法是“法律的法律”,肯定宪法在一国法律体系中的崇高地位和特殊作用。列宁对宪法作了科学分类,指出其之前的宪法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产阶级类型宪法,肯定宪法是歷史经验的总结,并作出用之四海而皆准的判断:“当法律同现实脱节的时候,宪法是虚假的;当它们是一致的时候,宪法便不是虚假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宪法理论也来自外国,算不算“现代伦理政治”?够得上“政治正确”吗?

  毛泽东是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化的首位大师。他和他那一代革命家敢于富有创造性地率领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缔造一个新中国,修订出一部中国新宪法(1954年),使世界东方傲然挺起“新宪政”的庞然巨体。毛泽东极为丰富多彩、深入浅出的宪法理论及其宪法实践,堂而皇之入“现代伦理政治”之正殿,进“政治正确”之队列,何惧犬吠?

  实践与思想理论紧紧结合

  习近平是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化的新巨匠、新舵手。他深深地把治国理政的实践和自己的思想理论,扎根于当代肥沃丰厚的中华大地里,正确地总结歷史经验,科学地规划未来进军步伐,果断地用宪法这一最高法律形式为实施中国梦这一伟大战略目标提供牢实保障,提出全面依法依宪治国。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向全国人大提出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共21项修宪建议,包括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并列,作为国家的指导思想写入宪法;进一步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宪制地位;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新增国家机构监察委员会;明确国家工作人员就职需宣誓等内容。

  他强调,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復兴的中国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高党长期执政能力,必须更加注重发挥宪法的重要作用。他指出,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把国家各项事业和各项工作全面纳入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轨道,把实施宪法提高到新的水准。这种反映当代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修宪建议及其宪法理论,正是“现代伦理政治”星光熠熠的中国版本,是完全合乎中国人民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利益的“政治正确”。

  中国修宪,是中国富强的宪法保障,给人类和平发展带来福音。

  香港资深传媒人联谊会顾问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