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的幽默荒诞/陈剑梅

  图:《大世界》电影海报/资料图片

  早前我慕名而去看了刘健的《大世界》,难得遇上一部中国动画长片实力之作。《大世界》入围欧洲三大影展的主要竞赛单元,声名远播柏林、康城和威尼斯的国际影展。他自编自导,动画片长七十五分钟,自己一人耗时三年多,把动画片的每一张图都亲手画出来。他不负众望,其作品荣获第五十四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

  电影的故事主线很简单,描述工人小张如何不畏艰难,铤而走险,为了帮助整容失败的未婚妻重建信心而抢劫了一百万。一个非常简单的主线,却发展出千丝万缕的黑色幽默故事,人物关系变得愈来愈复杂。互相并不认识的人,最后都纠缠在一起,并且互相追逐和相残。他们包括黑帮大佬、职业杀手、流氓、小张女友的邻居、醉心科学发明的劫犯等。他们本来各不相干,最后都因为这区区一百万元之数,便互相厮杀。《大世界》的成功被扣连到塔伦天奴的《危险人物》(Pulp Fiction)之上,剧力万钧,不枉美国电影网络Indiewire赞誉一场。

  《危险人物》是美式的新黑色电影(Neo-noir),而《大世界》是黑色幽默(Dark Comedy),在电影世界中各领风骚。后者要人看哭了却会笑;看得嘻嘻哈哈了却会落泪。除了黑色幽默,《大世界》还有温柔敦厚的哲理价值。

  刘健说:“我尽力做一部好看的电影,有层层递进的情节、有幽默荒诞的事件、有充满爆发力的人物、有深刻宽厚的背景。”电影的“深刻宽厚”就是导演对善恶的看法。他说:“善不一定有善报,善才显得更加珍贵;而恶不一定有恶报,恶才显得更加恶。”我感觉电影到了中段,杀手不杀反而被害,在情节上显得“宽厚”。

  小张女友的邻居为了得到小张所劫去的一百万而来到他下榻的旅馆房间中,不料竟然中伏。在杀手动杀机一刻,动了仁心。在不杀的一念之间,他反而被刺了,而且伤重。他的一念之仁显得“珍贵”,因为善者没有善报,行善的结果反而把英雄带上末路。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