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罗豪才先生/延 静

  全国政协前副主席、致公党前主席罗豪才先生去世,很感突然。他身体一直很好,喜欢运动,尤喜欢打高尔夫。几年前听说他身患小恙,我也没往心里去。突然得到他辞世的消息,不能不感到震惊。

  我认识罗豪才先生很晚,大概是二○○六年,他出任中韩友好协会会长,与大家见面,我是副会长,也参加了这次活动。他身材高大,面色红润,看上去身体很好。我告诉他我是北京大学东语系毕业的,他多少有些吃惊,说“我也是北大的,我们是校友。”后来才知道,他是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曾担任过北京大学副校长。

  那年夏天,我和老伴儿去多伦多探望女儿,突然得到友协电邮,说罗豪才会长预定十一月访问韩国,问我是否可以陪同。我回覆当然愿意,并告九月中旬回京。

  那年十一月,罗豪才会长率中韩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韩国,受到高规格的接待。韩国国务总理韩明淑会见了代表团,韩中友协等友好团体负责人与代表团进行了会见。罗豪才还拜访了他在韩国法律界的老朋友。他不是外交官,而是法律专家,但他与韩国各层次人士的交谈,根据不同对象,无论谈国际问题还是谈国内问题,所作表述均十分得体合理,引起我对他的敬重。

  访问中他还告诉我,他出任中韩友协会长深感荣幸,也会努力把工作做好。原来他很喜欢韩国,也曾不止一次访问过韩国。他还谈到,他很喜欢韩餐,并开玩笑说这也可能是他被选为会长的一个原因。记得那次访问归来,他请全团成员在一家韩餐馆,品尝韩国烧烤、煎饼、冷麵等美味。

  罗豪才担任中韩友协会长期间,多次设宴招待来北京的韩国各界朋友,我多陪同。有的韩国朋友喜欢打高尔夫,这也是罗豪才的最爱,于是约定时间,到北京郊区高尔夫球场,一场友谊比赛便开始了。我是高尔夫门外汉,一般缺席,但每次回来,他都赞赏对方的球技,说打得很尽兴。

  罗豪才担任中韩友协会长五年左右,因年事已高,退出会长职务,但仍留任名誉会长。后来突然听说,他身体不好住院,但稍微恢復后,他仍招待专程前来或路过北京的韩国朋友。他很热心中韩友好事业。

  晚年的罗豪才,受夫人去世的打击很大。我有幸也见到过他的夫人,那是一次前往长春参加韩国锦湖集团轮胎厂竣工仪式,罗豪才偕夫人应邀出席。他的夫人是一位大学教授,言谈稳重,举止端庄,夫妇共同生活了几十年,恩爱有加。但不幸的是,夫人因病先逝,对罗豪才打击之大可想而知。其后,据说他停止了他酷爱的高尔夫球运动。

  我与罗豪才先生接触十分有限,但印象很深。他虽身在高位,但和蔼待人,处事谦和,言谈举止,恰当得体,这些品德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