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顷园林咫尺中/张 茅

  图:苏州网狮园布局典雅/资料图片

  离开故乡前的那些年,可曾在乡土上亲手植下一株树苗么?

  如今,远在地球另一面生活,还记得庭前的一株树么?

  在我故乡祖居的前院,有一株常青的白兰,岛上白兰花开的季节,街角这卖白兰的婆婆,我想起了故乡和人情,还有放翁小陌逢春的诗句。

  然而,也有不属于我,而为我所爱的他乡,非我所植,而为我怀念的树。

  翠亨村的故人故树

  旅游中山,访翠亨村孙中山先生的故居,庭前长着一株老树,村人说是酸子树,树的主人为家国命运奔波,曾经旅居美洲,他把这株热带的树苗由地球西面带回东面,植在家乡的庭院里。树苗在广东一个村里生长,这是一处非凡的土壤。

  “酸豆一株起卧龙”,文学家郭沫若来到南方参观孙中山先生故居,为老树和它的主人题写诗句。

  这株酸子树阅世一个世纪,树形长得苍劲,如游龙上天。酸子树每年三月开花,色红艷,结出的果实像龙眼一般大小,味带酸,因而叫酸子树。叶子似槐,风姿潇洒。有说这是出名的酸枝树,植物学家研究认定它的故乡在檀香山,这种树在中国十分稀少。

  老树的姿态如卧龙蓦地飞起,跃上长空,迴游宇宙。然而,更容易想到他的主人,想到他在中华大地上创下的伟业。古时诸葛亮隐居如龙卧,后来也做了一番事业。但是,“数罢洪杨应数公”,自太平天国以后,风流人物数到这酸子树的主人了,毛公誉他为先行者。

  酸子树龄过百,真的是百年树木,树的主人离开我们逾一世纪,在他亲手所植的老酸子树的旁边,后人植下另一株酸子树,神形茁壮,如壮健青年,风度翩翩,酸子树“后继有人”了。

  江南与《红楼梦》园林学

  每从江南旅游回来,再看香港的公园,顿有“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感觉。

  这里的公园也有它的布局,似缺少了什么,水榭楼台,柳浪莺歌,衬托一湖碧水,就是这些吧。本港大小公园为数不少,总是乾巴巴,没有湖,哪怕小如池塘。维园独一的小池,是给遥控玩具船用的。

  《红楼梦》也是一本园林学的书,对园林的布局有细緻描写。我在维园打网球结交一位做园林设计的朋友,他原是在内地做事,来港后在维园求得一职。交谈起来,他说做园林设计不熟读《红楼梦》是很大的损失。后来知道他在一家面积不很大的酒家天台,修了小桥流水的酒座。

  在我记忆中,苏州网狮园进门是一座“道古轩”,四处奇峰怪石。转过了石山,眼一亮,豁然开畅,一泓池水,数株垂柳。几步的相距,却好像换了一个季节。布局的奥妙,使游人感到景色似看不完,天地很大。在一处面积不大的地方,弄出无限的天地,这是中国特别是江南园林学的精髓。

  想起来颐和园真个是园林家的大手笔,每一局部风格鲜明,前湖景色碧波浩荡,丽日高照,意境深邃;后湖柳阴夹岸,涧谷曲折。这是湖色的两面。

  山色也是鲜明的,前山是重重叠叠宫殿楼阁,金碧辉煌;后山是迂曲小径,掩映松间,莽莽楱楱。登万寿山可极目骋怀,游谐趣园赏的是小池荷花。

  各个局部不同风格的对立,产生互相衬托的微妙,把局部的对立变成一个统一体。这种由对立构成一体的学问,两千多年来分别被应用到各处园林艺术的设计,形成中国园林风格。

  寻找竹子的趣味

  为架设一个竹篱笆,才知道要找卖竹子的地方不容易,最后,在一条横巷里找到了。越来越少有商舖容纳得了长长的竹子,像白兰花和茉莉花在许多人家里,逐渐被无花的小植物代替。

  室内没有种花的空间,我以为可以用竹子代替。竹的傢具,另有一番品味。我的一座竹书架,一直自以为比另一个名贵硬木造的好看。

  近年旅游带些竹子做的东西回来,竹子做的工艺品有竹丝画、竹瓶、竹盘、竹盒、竹笔筒、竹罐。一个明代名家刻的笔筒,在拍卖行卖至数万甚至十万元,一块刻有鲁迅像以及“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竹片,至今仍摆在书柜里。

  在我想来,用竹罐盛载茶叶也许是最好保存方法。因而,竹罐的形状很多,圆的、方的、六角的。杭州产上好茶叶,杭州竹子茶罐品种则比不上江西和湖南。江西得天独厚,有一座庐山,一年之中,难得有几个月看到山峰,这样的气候便竹林丰茂极了,一大片一大片的佔领山地,不但使人想到竹林的潇湘,也令人想到雨后春笋和笋的甘美。庐山茶和庐山竹製的茶罐,两者配合起来,可说是相得益彰。

  在庐山脚下的茶园和竹林,看过一种名叫翻簧的竹製品,是一种新工艺品,在竹子上雕刻、绘画、烫花、编织花瓶,挂瓶,看去好像象牙,这是翻簧独有特色。

  君子如竹,笔直而胸中坦荡,迎风而有气节。酸子树则如卧龙,负天地使命,皆为正气。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