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篇内地网文谈起/郭一鸣

  图: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方兴未艾   资料图片

  前几天好朋友李会长转发一篇内地网文给我,题目是“写在李首富退休时的瞎扯淡”,问我有没读过,并嘱读后有时间上网点评几句。刚好我在另一个微信群也看到有人在讨论这篇文章,不少内地朋友点赞叫好。作者署名“江南愤青”,经验告诉我,谈香港问题的文章而得到内地网友喝彩,通常都带有情绪化的因素,所以我阅读兴趣不大。李会长是爱国爱港社团的前辈,非常了解国情,转发该文应该有他的用意,恭敬不如从命,我便打开一读,哇!洋洋洒洒12560字,应该不会是普通网友手痕之作,好吧,硬着头皮读完,原来作者是借李首富退休之机,行批判香港衰败之实。近几年内地网上网下有不少批评香港落后的声音,当中不乏洞见也有不少偏见,哎!谁叫香港这些年不争气呢。这篇《写在李首富退休…》万字长文痛批香港楼市畸形,指香港楼价奇高但港人收入普遍不高,所以买不起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举例子说“大多数香港人年薪大概也就是25万左右,扣税后20万左右,这两年跟内地的工资水平相差并不是很大”,这就错得离谱。如果年薪25万要交税5万元,即税率20%,那香港所谓简单低税制的美誉从何而来?实际上香港最高薪酬一族的标准税率才15%,依2018/19年度标准,25万年薪扣除个人免税额之后只需交税5800元,如果财爷高兴,说不定还可以退税七成呢。文中又提到著名食府阿一鲍鱼因为捱不起贵租不得不关门,事实上阿一鲍鱼富临饭店只是搬到附近的信和广场。至于文中说香港没有中产阶级,只有佔2%的有钱人和佔98%的“屌丝”,就更加是胡说八道。根据去年统计处数字,香港有一成家庭年收入超过一百万元。这篇文章明摆是为痛批香港衰败,正如标题纯属“瞎扯淡”,不值得反驳。我回覆了李会长,才知道他也很反感这篇文章。

  可是没想到翌日又有人转发上文给我:“喂,这是我读到的讲香港问题最有说服力的一篇,很多人读了都说好,不过,想听听你老兄有何高见。”不是吧,这位仁兄不是愤青愤中,而是高学歷有车有楼的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中产,他的观点有一定代表性。他说想听我的高见,我听起来内心却有一点点不太舒服,也许文章作者痛批香港已然衰败并且论证香港必然衰败,于他和他的朋友们心有戚戚然。这一刻我才明白李会长希望我上网对该文作出点评,是担心这类文章以讹传讹积非成是,令内地民众对香港形成错误观感。

  近年香港发生不少问题,遇到不少挑战,发展势头不如内地,在很多方面被其他省市,特别是毗连的深圳赶上甚至超越,楼市涨势失控,很多香港人觉得很抑郁很不满,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在反思,泛政治化和激进的风气似有消退之势,务实传统正在回归,加上中央大力支持,事实证明香港根基牢固优势仍在。曾经断言“香港已死”的西方媒体已经道歉,为何内地作者也来凑热闹,而且获得内地不少网民认同喝彩?

  这让我想起大湾区合作问题。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粤港澳大湾区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不少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关注如何建立统一市场,如何克服“一国两制”下人流物流资金流方面存在的困难和障碍,如何解决三地不同司法制度的差异所带来的种种问题等等。不过,笔者认为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认真面对、亟待解决,就是如何打通三地人心的隔膜。粤港澳隔邻且同属岭南文化圈,操同一种粤语,沟通起来毋须转换“频道”,但由于歷史和政治的原因,三地官员和民众相互了解很不够,包括对彼此的政治、法律、教育和税制、社会福利制度等等了解很不够,而基于不了解所造成的无形隔膜,对于大湾区合作,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比有形的制度和体制障碍,更难在短期内克服。要克服人心的隔膜,首要是加强沟通,增进彼此了解,香港市民特别是青少年一代应该多了解国情省情,这方面社会大致已有共识,而大湾区各内地城市的民众也应该增进对港澳社会的了解和认识,这方面似乎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加强沟通交流虽是老生常谈,却不能不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