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叶鲜花厚重春/姚文冬

  启功先生被称为“诗、书、画”三绝,诗是排在首位的,但被书法家的光辉遮掩了。《启功.诗书继世》的作者陆昕,就极为推崇先生的诗,但好像并没人关注他的诗作。启功先生本人,则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对于书法,好像也“不当回事”,他说:“字,只要写得好看就成了,本无法。”

  说到丰子恺,都会想到那幅《人散后,一鈎新月天如水》的小画。在大众心目中,他是以漫画闻名于世的。其实,丰子恺首先是一位散文家。他的散文,大都是叙述自己亲身经歷的生活、日常接触的人与事,文字平易,温柔悲悯,在中国新文学史上影响颇大,却都不如那幅小画广为人知。丰子恺对自己则另有一番认识,他说自己对书法的看重,远在漫画之上。

  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书法家,那就是欧阳中石。但鲜为人知的是,欧阳中石也是一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四大鬚生”之一的奚啸伯的嫡传弟子。他曾长期协助奚先生工作,对奚派艺术的完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我喜欢看欧阳中石的戏,那种洞箫之美,尽得奚派神韵。

  这些艺术家们,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无论哪一方面,都出类拔萃,只是我感觉有了一层花朵被绿叶掩盖了的表象。其实也没必要较真他们究竟是什么家,你喜欢什么,他就是什么,比如我喜欢启功的书法、丰子恺的画、欧阳中石的戏,其他方面的成就,更是增添了我的钦佩之情。

  又如我喜欢“四大名旦”,可不仅是因为他们戏演得好,除了戏演得好,他们还都喜好书画,书法、绘画作品均美妙绝伦。梅兰芳师从齐白石,除了绘画无与伦比,书法小楷尤其精湛;尚小云擅长于松、兰、竹、菊、灵芝等花卉,兼及山水,洒脱大方,韵味独特,与他的京剧表演风格十分相似;程砚秋的书法作品工整得体,章法稳健,浑厚端庄,格调高雅,也颇受人喜爱。值得一提的是荀慧生,他自小家贫,不曾上过学,从事京剧后,深感没有文化的痛苦,于是刻苦学习汉字,每天用小楷写日记。一九二一年,他到上海演出时,拜在吴昌硕门下,从此书画技艺突飞猛进。老舍、欧阳予倩、叶恭绰等人生前都十分喜爱他的画作。可以说,“四大名旦”若是不演戏,同样也是大书画家。只是他们唱戏的名头太响了。

  老一辈学人中有很多通才,成就不限于某一领域或某一学科,分不清哪个算绿叶,那个算花朵。免不了有绿叶遮掩花朵风头之势,但绿叶何曾未滋养了花朵?如果“四大名旦”只是会唱戏,艺术成就不会有那么厚重。荀慧生弟子黄少华说,她跟先生学了很多荀派戏,但唱不了《丹青吟》—在这齣戏里,唱完几句慢板,便要画成一幅写意画。荀先生能演,她就演不了。

  这使我想起有一年春晚,赵丽蓉演过一个小品《打工奇遇》,也有当场挥毫的情节,令亿万观众惊诧不已。后来,央视几个主持人模拟演这个小品,演到书法这一节,就不能往下演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