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看白泥日落景致!/张 茅

\

  图:白泥日落的醉人景色   资料图片

  香港日落景致醉人,四面环海,水天相连,无数大小岛屿浮出无边际海面,站在山头和海边皆可观看日落,甚至住在大厦高层,只要窗户向西,前面临海,不出门户也可看到沧海日落。众多观赏日落的地方,首选元朗流浮山的上白泥与下白泥,“白泥日落”成为本港著名景点,假日不少市区游人及摄影爱好者前往寻乐。

  在上下白泥两处地方,下白泥更靠西,很多人选此而往。站在白泥岸边,眼前是大片泥滩从脚下无垠地往四周伸延,一弯弯小水穿过滩面,静静流淌,泥滩像充满生命,更加好看,孩子喜欢在小河玩耍。红树林佔据大片泥滩生出,带来绿色的生命感,大人带小孩在红树林寻找招潮蟹、弹涂鱼。这曾经是蚝家养蚝的蚝田,泥滩上大片地方,露出的石柱,每条高约三呎,用以种蚝,如今点缀泥滩,成为奇特景致。泥滩尽头如寸的人影移动,接连西面博寮海峡和远山,景观无比开阔。

  在白泥看日落,让你有如诗如歌的感觉,夕阳醉了,看它徐徐向大海躲藏,当与大海水平接触的一刻,落日、大海、泥滩与你脚尖同处在一条水平线上,落日不在你的头顶,你的腰际,你的膝上,而是在脚板的位置,构成一幅奇特的图画;香港许多日落景观都不是这样的,世界各处相信也难得一见。这时,人在泥滩上、水平线上,太阳之上,经歷一次人比太阳高的奇景,在这样的景致下,发觉岸边的、滩上的人一点也不动,没有说话声,四周静寂,眺望着尽处浑圆的红光,陶醉在馀晖的景象。

  看日落的时间适宜下午五时至六时,上下白泥一带今已发展为度假区,供游人看日落之外享受其他郊游活动,上半段时间可用于游玩。到下白泥村走一走,了解小村近况,村内有一座碉堡,俗称炮楼,以前是由村内壮丁轮流把守,御防盗贼劫村。碉堡高三层,多处设窗口,呈三角形,外宽内窄,从高处眺望村外四周,保护村民生命财产。碉堡列作法定古蹟,进行维修,未许内进,外墙以青砖及麻石建成。

  村附近有多家开放式农场及钓鱼场,供游人玩乐。其中一家海水渔场,偌大的鱼池养有海鱼红鲉、盲鰽、黄䲞鲳、星鲈、金鼓等,钓上什么鱼靠运气了,不必着急,有十小时供人垂钓,不愁没鱼上钓,鱼的数量不少,大致每人皆有收穫,开心离去。渔场入场费八十元,租用鱼竿二十元。另一家为淡水渔场,场中养一批鲩鱼、鲫鱼、蟮鱼等,还有一处别开生面钓水鱼,水鱼咬人,咬着不放,直至雷声大作。刺激性很大,小孩不宜,成年人也要小心翼翼。以我的经验来说,海鱼容易上钓,石斑狼吞虎嚥,钓鱼场不会养石斑供人垂钓。

  养小羊的农场最是吸引孩子,这家农场种菜,另闢一地筑羊栏,养多隻白羊,小孩看到小羊便活跃起来,买一束青草,抢着跑往栏边餵羊,大人忙着替孩子拍摄餵羊的情景。农场蔬菜有机种植,游客买菜获赠“鱼水”一支,据说回家后将青菜插进“鱼水”,可保持七日新鲜。

  出租耕地的农场使人抱有遐想,游客跃跃欲试。农场圈出一小片一小片地,租出从市区来并有兴趣耕作的人,满足田园乐趣,爱种什么自己选择,秋冬种菜,五月种粟米,六月种火龙果,夏天种西瓜、士多啤梨……能不能成为半个农夫,考验你的时间和耐性。香港一寸地一寸金,拥有一小片,虽然象徵多于实际,玩一下以满足自己。

  在村边意外找到一组木屋,彷彿置身于加拿大,用新的木材,以美加的建筑风格设计,称为“士多”。这一组度假屋,提供简便的室内设备,没有房间,不供留宿,却为小群组提供度假所用,屋里闢出一角,摆放摄影作品,及海边或草丛收集的木头。屋外一片空草地,小石路,草地上放置餐枱餐椅,太阳伞,提供小吃,仿如露天茶座。约三五友好度一个下午,主意不错,由“士多”往泥滩步行三分钟,观看日落。

  看日落有多样选择,在岸边看,走落泥滩看,或走到泥滩与大海边的远处看。

  站在岸边看,近的远的,滩上人的活动,天际、落日、水平线,尽收眼底。穿的一身便服,乐得悠闲。

  踏足泥滩,事前须作好准备,一套不避沾了泥浆的衣服,别忘了一件重要的东西,一对旧波鞋,或一对短胶靴,滩上可能踏到蚝壳,不能赤脚,泥接近脚眼,穿鞋方便行走,到澳洲大堡礁也是这样。穿上鞋,可在滩上的红树林、蚝田四处走,找招潮蟹、弹涂鱼。

  选择到滩的尽头,靠近西边,更接近日落。

  从泥滩回岸,更换衣服及鞋子,事前须携一大瓶水洗脚。以上这些准备好了,旅程舒适。常说成事在天,看日落如是,晴天才有日落,选择天朗的日子出门。再看当日潮水涨退,潮涨泥滩成海,须在潮退的时间去,最理想的时间当日黄昏处在大潮退。

  在元朗泰丰街喝过奶茶,搭上路边的专线小巴,沿途绿野,直抵白泥,还认得昔年採访走过的村路。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