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盒子/刘世河

  诸多地方美食小吃,除了口味上的各有千秋,人们往往还喜欢把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愿景寄託在其中。比如直接起一个吉祥的名字,或者委婉地找一些好词好字的谐音。我想美食之所以叫美食,大概就在于此。韭菜盒子,就是其中之一,更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十分钟爱的一种麵食小吃。不仅因为鲜香味美,我更钟爱它的这个名字。在我的老家鲁北,韭菜素有“久财”之寓意,盒子暗指和气,而其形状恰恰又是圆的,于是,连起来就是“财运长久、满院和气”。听着就极有胃口。

  韭菜盒子,几乎各地都有,北方地区更是随处可见。白麵的皮,馅也基本都是韭菜加鸡蛋。但我老家的韭菜盒子,最大的特色在于製馅料。其他地方的做法,一般都是将炒熟的鸡蛋切碎再掺入韭菜中搅拌成馅,然后用麵皮裹了,平放在平底锅上烙製。而我老家是先将拌好的韭菜馅摊在麵皮上,再取一枚生鸡蛋过来,也不必磕开打碎,只在鸡蛋的顶端弄一小口,然后拿一根筷子伸进去顺时针搅拌几下,蛋液便顺着那个小口均匀地洒在韭菜上。再用一张麵皮扣在上面,用手指将边缘压实,即可上锅烙製。

  这种做法是生韭菜和生鸡蛋一块熟,韭菜的鲜和鸡蛋的鲜合二为一,奇香无比。切开后鸡蛋是成片和韭菜连在一起,缠缠绵绵,特别养眼。

  烙製韭菜盒子,可是一件技术活。用底油的多少,火候的大小十分关键,一般讲究底油越少越好,火则越软越佳。韭菜不喜重油,油太多会盖过韭菜原本鲜味,口感就大打折扣。火要软,是为了让其均匀受热,以免焦糊。

  很幸运,母亲就是一个烙製韭菜盒子的高手。彼时家里日子穷困,就是想多用点油也没有。那时候,我记得母亲只是用炊帚在油碗里蘸一下,再迅速刷在锅底上。盒子放进去后,不停地旋转,然后再翻过来烙,直到麵皮渐成焦黄色,便可出锅。

  出锅后,圆圆的一张韭菜盒子,用刀切成四份或者六份,全家人各自拿起一份,往里一捲,成喇叭状,然后两手托着吃。

  也有的地方做韭菜盒子,只用一张麵皮,装馅后对摺,为半圆形,也叫“哈饼”。哈饼因为小,便不必再切开,拿起一个直接上口咬就行了。吃起来尽管方便,但其长相怎么看都比我们老家那种圆圆的韭菜盒子逊色几分。

  韭菜盒子,四季均可享用,但最美味的还是在春天吃。古人云,春日尝鲜,首推春韭。大美食家苏东坡也有“青蒿黄韭试春盘”的佳句。正是春韭上市时,头刀韭再配以山鸡蛋,那味道,想想就美!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