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保护措施影响可控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梁 红

  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2日签署备忘录指示其政府对中国採取一系列行动:

  对中国某些产品徵收25%的额外关税,提议徵收关税的产品清单将包括航空航太、资讯和通信技术,以及机械。

  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将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争端程式对抗中国歧视性技术许可做法。

  美国财政部将同其他机构对涉及敏感技术的中国投资提出限制。

  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的Section 301 Fact Sheet引用的跨部门小组估计认为,中国政策对美国经济至少造成了每年500亿美元的损害。美国可能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徵收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处计划在数天内公布计划徵收额外关税的产品清单。

  我们认为,中国出口依赖度逐步下降,应对外部冲击能力提升,直接影响可控。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12.2万亿美元,500亿美元相当于2017年中国GDP的0.4%或者出口的2.2%,直接影响可控。过去十年,中国出口依存度下降,出口佔GDP比重从2006年的35.4%降至2017年的18.5%。贸易顺差佔GDP比重从2007年的高点7.5%降至2017年的3.5%。中国出口中加工贸易的比重大幅下降,反映内地产业链越来越完善。此外,“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也带动一部分中国製造和中国服务“走出去”。

  对于美国的贸易保护姿态,中国主要有两个方向的应对策略的选择:

  一是採取反制措施,比如对美国的某些进口商品徵收关税─这将导致双边贸易“交易成本”提升,对两国增长均弊大于利,同时推升通胀水准,尤其是美国通胀。中国从美国进口,金额最大的商品类别包括飞机、汽车、大豆、积体电路等。对比美国从中国进口金额最大的商品(主要包括电话机、自动数据处理机器,以及服装、鞋、箱包、傢具、玩具等),双方贸易存在互补性,採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双方都不利。

  二是较为“积极”地应对,即扩大开放、提升进口需求。从改革开放的经验来看,扩大开放政策在中长期有利于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催生内地“龙头”。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中国将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外商投资方面,将全面放开一般製造业,扩大金融、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开放。对外贸易方面,将积极扩大进口,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下调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中,关税较高的是汽车,税率为25%。而特朗普政府提出25%税率和中国汽车关税税率有关。

  另外,也不排除中国通过进口“腾挪”来减少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但是对中国从其他国家进口有负面影响。

  贸易冲突短期内会对双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但中长期影响有限。如果美国对500亿美元中国进口额外徵收25%的关税,短期内会对中国经济特别是出口企业造成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增加美国的进口成本,进一步提升通胀压力。从中长期看,全球贸易具有替代性,中国会增加对其他地区的出口,美国也有可能增加其他地区的进口。最终,中国出口总量受到的影响有限。

  目前中国内需韧性较强,宏观政策有较多的腾挪空间。过去几年,中国去产能、去库存取得明显成效。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加快,债务率增长势头也开始放缓。2018年中国下调预算赤字率0.4个百分点至2.6%,为未来的财政政策腾挪出更多空间。如果外需受到冲击,内地宏观政策仍然有足够空间可以通过扩大内需调节总需求,抗击外需可能的波动。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