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无邪─笔墨.显情/邓海超

  图:王无邪(1936年生),摄于“似重若轻:M+水墨藏品”展览,2017年/作者供图

  香港的文化艺术渊源并不算悠长久远。二十世纪初期至一九四九年前后,内地政局动盪和政权易手,不少内地人民移居香港,其中包括多位书画家,他们奠下中国书画在香港发展的基础。五十年代晚期至七十年代,艺术家开始有机会求学海外、引进新风。八十年代以降,新的一辈艺术家相继涌现,拓境开新,以开放态度兼容并包、缔造个人面目,在香港水墨画发展上各显风采。

  香港著名水墨画家王无邪今年已届八十二岁,其艺术歷程和风格衍变,是香港水墨传承蜕变的见证。他原名王松基,一九三六年生于广东,一九三八年移居香港,接受教育。早于一九五六年已自学素描、水彩,也习国画。一九五八年他和友侪创立现代文学美术协会,获得多位艺术同侪支持,加盟为会员,成为当代文学美术引进香港的先锋。他亦曾随香港“新水墨运动”大师吕寿琨习画,目的是要跨入中国山水画的堂奥。他初期习画曾临摹宋元诸家以至八大山人的风格,掌握了山水画的笔墨技巧、章法意念。同时他也不忘实景写生和较抽象化创作,如以抽象化水墨块面符记描绘城市和海港风光等。

  王氏其后曾赴美国进修设计及艺术。一九七○年获美国洛克斐勒奖学金,于美国研习石版画及游览。一九八四年一度移民美国,一九九六年才返回香港定居。在美国研修和寓居期间,他广泛接触当代艺术潮流和表现形式,影响他日后从事设计和艺术的生涯。王无邪在香港曾任前大会堂香港美术博物馆(现在的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前香港理工学院(现为香港理工大学)首席讲师,主持设计课程;也常在各大院校主持艺术教育和水墨画课程。

  香港东西共融,却又不中不西;时空交错、新旧兴替,予人迷离扑朔而不知所从的惶惑感觉。在艺术路途上,王无邪有所困惑、徘徊,也有憧憬、奋进,既迈步向前,也重溯本源。“东西问道,我的起点不全在东方,也不全在西方,我追寻的不全在东方,也不全在西方。迂迴而行,反覆思变,构成我半世纪的艺术歷程。”“道在东方?道在西方?道在东西之间?东西之间是什么?我是何人?拟究何理?欲达何处?将作何事?”“是水是墨?非水非墨?”这些是王氏不断反覆思量的问题。

  六十年代初王无邪在美国深造期间,接触到西方现代主义及多个学派如普普艺术等,在形象语彙上予以王氏一定影响,融合几何图形、文字元素和复合空间作创作,也奠下以设计、几何融合水墨,如《归思》(1965)所呈示的方、圆形体、文字“去”、“往”和左右复合空间。此图命题及文字图像也揭示他徘徊于来去之路,终决定回港,迈向新的阶段。

  一九八四年王无邪决定离开在香港的教学生涯,移民美国,开展另一段生活。此段期间,他游观美国雄山大川、也有机会回中国展览,顺道畅游长江三峡磅礴胜境。其笔下云水变幻、光影掩映,江河大地常成为他的绘画题材,渗透着游子情怀、思乡浓情和胸中丘壑,如在《幽怀之一》(1994)中,他以细碎笔触和淡墨勾描山石肌理和在画面大量留白,有若飞瀑层云,河川蜿蜒流过。全图意境清泠空明,如同雪景澄灵,表露了王氏宁静清幽的情怀。

  然而王无邪的根源是属于东方、属于中国、也属于水墨。香港是他的城梦,他始终回归这个都市,为水墨世界圆梦。一九九六年他回港,曾居香港半山。城市中高楼林立,尽是直线与方格、车水马龙的轨迹、闪烁迷离的灯光幻影,形成奇特的城市景观,启发了他以多元化技巧和意象来创作一系列以“城梦”为题的新作。王无邪从楼房窗框外望这个现代都市,他以窗框为格、黑墨为夜;色墨点染、线画缠绕;意象空间重叠离合,象徵城中有梦,梦中孰真孰幻,醒时又梦在何方?

  章法为理、笔墨寄情;王无邪问道东西,溯根探源,求异寻变,最终仍是回到东方、中国的根源。山川各自在、云水无定形,无论他的画作是有形具象、几何建构;或者是隐约无体、大块无形,都以“情”为依归,如其自述:“天代表大自然;地代表居地,也即当代城市环境;情代表情怀,个人处身天地之间的感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人合一,天地在眼中,更在心中,胸中丘壑,生于笔下。从天观地,有无边无际的视野、气象万千;画面上一点一线,大小长短疏密轻重的节奏,都是自然的永恆韵律。”这亦阐明为何王无邪常使用从天空俯瞰大地的景观布局,而山川江流常成为其笔下的绘画主题。他划线为山石峦嶂、留白为江河云水、积点为林木华滋、建构成块面虚实;笔触之缓急疏密、叠接聚散;运墨之浓淡乾湿;设色之明暗清晦;构图之繁简交错均已达圆融贯通的境界。《上善若水》(2015)是他近年力作。画中正侧顺逆、远近聚散、用墨深浅的石块形体和江河流水,俱随意取势而意在笔先,超然象外。水无常形,至柔至善,广纳万物;但也至刚至强,水滴石穿,无坚不摧。由此画之命题可见画家寄意所在,追寻自然之中至善至高的境界,也反映他毕生追求的艺术理想。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