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还在/怡 人

  图:一代巨星张国荣受人怀念至今/作者供图

  我想,对于有些人来说,四月一日,从十五年前开始就永远不只是愚人节那么简单了。

  转眼间,又到了一年的春天,但哥哥张国荣停留在永久已逝的时光里,温柔地唱着:“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可这些话,如今有无数人想对他说,若你尚在场,这春天有多好。

  的确,尽管世界没了他,地球还是依旧在转动着,但对于这些牵挂着的人来说,世界上始终是没有一个他了。对于很多荣迷来说,这些心思只能小心翼翼地捡拾起来,在年復一年的铺天盖地的缅怀下,怀念他成了一件“矫情”的事,对于不了解他的人来说,斯人已逝十五年,再深重的怀念都会被时间吹散,但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他短暂人生留下来的东西,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能不断的被人来发掘。

  我坚信的是,再过很多年,他依旧会被很多人怀念。不是因为巨星如他有多么需要我们的怀念,而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我们,有太多不能忘记他的理由。

  如今这个时代,大约算得上是娱乐圈最为繁荣的时代吧,人们对“明星”的追捧已经到了几近疯狂地程度。然而这也是个再也没有巨星的时代,放眼望去,整个娱乐圈似乎没有人能称得上“巨星”这两个字。

  娱乐圈里从来不缺好看的皮囊,但却少见有趣的灵魂,像张国荣这样的“巨星”灵魂如今更是再未可见了。

  作为一个明星,即便是放在如今这个年代里,和新生代的小鲜肉们拼硬件,张国荣也是不缺什么的,气质、样貌、嗓音,都像是上天特别给的眷顾,即便身高腿长并不出众,但公子如玉,站在那里就已经临风。可作为一个艺人,张国荣之所以能永远让人记住,除了天赋,更有敬业与努力。

  在《霸王别姬》里,哥哥为出演好虞姬这个角色,在北京学习了好久,最后在拍摄的时候,剧组准备的两个京戏替身,一个都没有用上。在《白髮魔女传》里,有一场戏是导演都觉得很难的:一个镜头里需要连贯地串起来三十个动作。最后这场镜头里的张国荣舞着剑,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彷彿他就是那个武功盖世的侠客。所有镜头都靠自己扎扎实实练出来,张国荣把“不需要用替身”当做对他的一个至高的肯定,光这一点,已非如今的大多数演员可比。

  演戏之外,张国荣的歌唱魅力我想就更不用我多说了,聚光灯下的他,当之无愧是个闪耀无比的巨星。但他讨喜,他受观众念念不忘十五年,还因为台下的他也是个十分真实的人,因为真实,所以有趣。

  他爱打麻将,酷爱打麻将的他还举办了“国荣杯”麻将比赛,参赛的都是他身边的好友,最后张国荣还给每个人颁发了奖杯和奖金。他爱漂亮,从不掩饰自己对华服美鞋的喜爱。他至情至性,大胆承认自己不被世人所接受的性取向……

  他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各种小毛病,也不太顺着世人的意走的性情中人,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挡不住他身上散发出的巨星光芒。现在的艺人,往往被一层一层的包装所包裹,总是希望自己白璧无瑕,得万人喜欢,殊不知,偏偏就是这层包装,少了人情世故的真韵味。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燃亮飘渺人生,我多么够运。”想到我生活在张国荣存在过的这个年代,能听到他的歌,看到他的电影,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也许在不知道多久以后的将来,世界上还能再有一个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也许到那时我们对他的怀念才会少几分,但我仍旧认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张国荣,每到春天,每到四月,当我仰望天上的星星时,还是会想起他曾是那最亮的一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