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摩擦静水深流沟通对话仍有空间

  图:分析建议,中国长远可增加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往来,提升对外贸易多元程度,调整进出口规模与结构/美联社

  美国日前推出301调查建议採取对华贸易限制措施,引发贸易摩擦升级损害全球经济復甦的忧虑,主要金融市场出现剧烈调整。随后,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表示,看到美国经济增长的绿灯,大家需要停止讨论贸易战。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亦“谨慎乐观”的认为,美国可与中国达成贸易协定,从而避免执行特朗普提出的对至少500亿美元中国出口品徵收关税的命令。以上新进展表明贸易战一触即发的局势似有缓和,双方对话沟通的时间窗再度开启。/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学术委员 鄂志寰博士

  一、“美国优先”下的贸易保护有多重目标

  特朗普在其竞选阶段即提出“美国优先”的主张,并把贸易保护作为吸引选民支持的重要策略。其成功当选表明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在美国有着深厚的民意土壤,这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长期低增长导致社会收入差距加大、普通民众整体福利无法改善的直接结果。

  在面临国内中期选举及内外困局的情况下,特朗普再度祭起贸易保护的大旗,全方位启动201调查、232调查及301调查的贸易保护措施,从美国进口总值不大、市场影响轻微的洗衣机及太阳能产品徵收最高30%及50%的进口关税起步,发展到以“国家安全”为理由,提出对进口钢材及铝材分别徵收25%及10%关税,进而对1300种产品、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提出新一轮的贸易保护措施,进一步强调针对中国获取美国技术以及知识产权的做法。

  显然,特朗普採取了“三步走”的贸易保护措施,逐步提高相关进口范围及规模,连同世界贸易组织(WTO)反倾销及反补贴关税,其影响范围和程度渐进加深。笔者分析认为,美国贸易保护可能带有多重目标。

  首先,在短期内,美国可能希望通过贸易制裁兑现竞选承诺,特别是共和党近期的支持度未有受税改而得到大幅提振,中期选举即将临近,特朗普政府面临较大的吸引选民的压力。

  其次,从中期看,通过允许加拿大及墨西哥在钢材及铝材的新关税得到豁免,美国可能希望推动加拿大及墨西哥在北美自由贸易谈判上作出妥协,进一步改善美国的区域内的贸易条件。

  从长期看,美国面临巨额贸易赤字。去年贸易赤字上升到8100亿美元,其中的47%来自中美贸易,因此,特朗普希望通过把中美的贸易逆差缩减1000亿美元,整体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

  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段内,美国可能希望继续主导未来全球产业竞争格局。美国新一轮关税措施指向的价值500亿美元的目标商品很多来自《中国製造2025》产业政策中明确要优先发展的10个行业,包括资讯技术、机器人、航空航太装备、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医药和医疗器械等,可能代表了美国对于未来五到十年全球产业布局的前瞻性关注。

  从歷史上看,1930年代曾经爆发过全球范围的贸易战,美国一度对2000多种商品徵收关税,随后出现了经济发展史上著名的大萧条。

  二、贸易摩擦威胁全球经济增长

  本次特朗普利用关税作为谈判筹码,将对国际贸易环境产生巨大影响。

  美国提出对钢材及铝材加收关税后,欧盟有针对性地选择了总值约34亿美元的商品提出考虑对其收取惩罚性关税,包括:Harley-Davidson电单车、Levi's牛仔裤、波本威士忌酒等。

  中国商务部亦提出对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调查。中国是美国高粱的最大进口国,近80%高粱出口至中国,但其总额不高。此外,美国2017年大豆出口总值约224亿美元,其中约一半输往中国,中国需求对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十分重要。中国一直是美国机电产品及飞机等运输设备的主要市场,这些都是美国的传统优势工业,并僱有大量的高技术製造业工人。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贡献接近三分之一的环球经济增长。美国贸易保护措施如果直接影响中国的出口增速,将进一步阻碍国际贸易环境的改善,进而对环球经济增长带来新的冲击。

  显然,国际贸易壁垒的增加将冲击全球贸易增长,影响全球经济整体表现。对比美国以往的贸易保护措施,新措施在环球股市、债市及汇市都产生巨大震盪,导致资产价格持续调整,对投资者信心和经济展望造成一定的冲击,可能抑制实际投资需求并影响经济表现。

  三、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有其深刻根源,不可能通过关税形式解决

  特朗普发起贸易调查的藉口是解决巨额贸易逆差问题,提出把中美贸易逆差缩减1000亿美元,减幅接近三分一。事实上,美国巨额贸易赤字由来已久,是现行国际经济体系下,全球贸易循环和资本流动平衡的产物。

  首先,美国巨额贸易逆差更多地反映了美国经济内部存在的严重的不均衡问题。从歷史上看,美国的净储蓄率长期低于全球其他经济体,2017年前三季度,美国净储蓄率分别为1.9%、1.7%、2.2%。储蓄率低迷是美国对外保持大规模贸易赤字的根本原因。

  其次,美国巨额贸易逆差是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必然产物。美国长期通过贸易逆差向全球输出美元,一部分通过服务顺差的形式回流美国,更大的部分则通过资本项目回流美国金融市场,完成资本流动的全球循环,因此,解铃还须繫铃人,美国如果真的希望从根本上解决巨额贸易逆差问题,可能只能从改变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地位入手。

  四、中美贸易沟通和对话仍有较大空间

  从目前情况看,贸易摩擦仍然可以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经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能够避免其扩展成为全球性的不可控事件。

  首先,从美国方面看,在美国贸易代表处完成谘询并公布详细贸易限制措施前,全球性大规模贸易报復措施的机会相对较低。301调查新措施有可能成为中美之间的谈判筹码。

  对于美国自身而言,其贸易保护措施亦可能成为双刃剑,引起美国进口商品价格的上升,推升其通胀预期,从而对美国加息进程带来新的不确定性。此外,近年美国政府赤字持续走高,美国推出的减税和基建措施都将提升其政府赤字水平,美债长短息率或会继续上行,将加重美国政府利息开支,并进一步损害其政府平衡收支及支持经济增长的能力。

  全球供应链已经完成高度整合,美国跨国企业在中国投资金额巨大,美国商界对301调查亦会在谘询过程提出反对或豁免申请,估计最后受影响的范围会较原先预期为小。

  中国多次强调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按目前形势判断,仍然有空间以沟通和磋商的形式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

  在短期内,为保障其自身利益,中国可提出向美国的一些相关产品徵收关税。

  在中期内,中方可以提出改善双边贸易不平衡的方案,增加从美国进口农产品、石油以及高科技产品,并根据自身的情况确定开放步骤,有计划地开放中国的服务业市场,让外资在中国经济有更大的参与度。

  长远而言,中国应继续提升对外贸易多元化程度,适时调整进出口的规模及结构,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增加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往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