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新闻何价/创业投资者联盟召集人 梁颕宇

  Facebook年初决定更改演算法,减少向用户推送新闻媒体贴文,引起极大回响,很多人担心会扼杀新闻媒体生存空间,一些倚赖Facebook曝光催谷流量的内容农场,收入势必随流量大跌,反应尤其激烈。然而,这一个重击未尝不是让新闻媒体痛定思痛,认真在网络时代找一条出路的契机。

  Facebook面世时是社交媒体,搭建平台让用户跟亲友分享生活点滴,又或交流想法。只是后来愈做愈成功,忽然想跨界做企业及品牌推广和新闻,以拓阔广告市场;为了吸引更多企业、品牌和新闻媒体开设专页,数年前策略地调整了演算法,优先在用户动态时报推送这些专页的贴文,原意是互惠互利,让企业、品牌和新闻媒体能接触到其广大用户,然后多些落广告。

  没想到此闸一开,传统新闻媒体受惠之馀,大批内容农场成功抢佔先机。这些网站针对Facebook演算法,嵌入大量热门关键词,製作一些标题抢眼、内容空洞、夸张失实或抄袭的文章,甚至凭空捏造假新闻,骗过演算程式大量推送到Facebook用户页面,藉此带来高流量赚取丰厚广告收入;反观传统媒体发文较严谨规范,不跟风斗哗众取宠,极速被边缘化。

  路透社去年发表一份报告,研究了全球三十个国家网民的习惯,发现年轻人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高于网上新闻网站、电视和报纸,网络更成了美国人主要消息来源。Facebook如愿成为主要新闻渠道,生意额水涨船高,去年整体营收达406.5亿美元,年增长率47%,代价是大量劣质文章、假新闻和企业广告贴文充斥用户版面。

  几年下来,Facebook负评有增无减,去年更捲入俄罗斯涉嫌借社交平台发放假新闻,操控总统选举的风波。创办人朱克伯格终于醒悟要正视假新闻乱象,今次明言要去芜存菁,把企业和新闻专页贴文排序推后,重新优先推送好友贴文,并尝试藉用户调查找出可信的新闻机构,变相封杀内容农场,农场主人自然叫苦。对广大用户来说则是大喜讯,从此可以免受大量无聊资讯轰炸;至于传统新闻媒体,难免也受牵连,是时候重新审视网络发展策略。

  面对网络资讯氾滥,传统新闻媒体一直无招架之力。以香港为例,传统媒体多跳不出旧框框,潮流兴什么就加一点,开发网站、应用程式、Facebook专页、拍片上YouTube都是人有我有,成效自然不彰。少数没有包袱的新媒体,尝试走纯网络策略,为尽快打响品牌和取得流量,自愿免费上载新闻和资讯到一些知名社交平台,如Facebook、YouTube等争取曝光,藉着相关连结于短时间内累积不俗流量,但能够获利的却寥寥可数。

  一众新闻媒体用核心资源交换流量,社交平台吸收来自四方八面的养分,就像武侠小说主角学了吸星大法般,集各家所长变成武功最强,人人都上社交媒体浏览新闻,进一步提升流量和垄断广告收益。Facebook去年广告收入年增长49%,至399.4亿美元,佔总营收98%,一众依附其生存的新闻媒体望尘莫及,社交平台到底是敌是友,一时间也难计得清。

  虽然,Facebook也尝试推出与新闻媒体分拆广告收益的服务,但文章不能连结到新闻媒体自家网页,合作媒体变成无保证收益的内容供应商,还要牺牲流量,算盘自然打不响。更何况社交平台出于自身利益不时修改游戏规则,像这次修改演算法就牵连甚广,教大小新闻媒体疲于奔命去找对策,一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经营模式,不会是真正出路。

  互联网普及前曾叱咤一时的传统媒体大亨梅铎最近便公开呼吁,Facebook和谷歌若真心认同新闻要真实可信,应参考以往收费电视模式向新闻媒体支付转载费,理由是正规新闻媒体提供可信的内容,提升了两大社交平台的价值和信誉。此建议触发支持和反对者激辩,社交平台最大筹码是能转介大量流量给新闻媒体,美国之前也有新闻媒体组成联盟与主要社交平台商议,冀能得出双方都能接受的安排,只是迄今未有实质进展。专业新闻在免费资讯充斥的网络时代,到底是否还有价?恐怕还要争论好一段时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