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粤语\王乐

  来香港之前,我生长在北方,说的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了解最深的方言大概就是北京胡同里的那一口京片儿了,除此之外,别说粤语了,就连上海话、四川话也是一样一点儿都听不懂的。

  庆幸的是,我来香港的时候年纪尚小,孩子们在一块儿,打打闹闹地语言自然也就学得快了,几年时间里,我就将粤语摸索了个七七八八,虽不能字正腔圆地发得百分百标准,但日常的沟通是没问题了。后来,日子长久了,不得不说,方言到底是有魅力的,粤语也是如此,它带着广东特有的地域性文化,散发出有趣又值得探索的韵味。

  就算不了解广东文化,但凡看过港产电影的大概也都能知道,在粤语里,形容美好的东西都喜欢用个“靓”字。香港人说话,开口就称对方为“靓女”、“靓仔”。一开始听人家叫我“靓仔”,我还讪讪地笑,心想我哪里称得上“靓”啊。后来才发现,就连菜市场里泥巴兮兮的蔬菜也可以形容为“靓”,黑乎乎的鸡骨草汤也可以很“靓”。可见,至少“靓”这个词和颜色无关,和卖相也无关,就是一个美好的意思,让人听起来心情愉悦罢了。

  让我觉得有趣的时候,鸡翅在粤语中叫做“鸡翼”,以至于在我初学粤语时,每次听到餐厅里有售卖鸡翼的时候,我都以为那是飞机的翅膀而不是走地鸡的翅膀。但对于不熟悉粤语文化的人来说,最有趣的应该是把“什么”叫做“咩”吧?至少我的不少内地朋友都对此发出过好奇之感,因为在香港,又或者在广州“你说什么?”就会变成说“讲咩?”(发音作“港咩?”)通常还会带有一个顽皮的向上走的尾音。也难怪有朋友笑称:广州被称为羊城就是因为这里的人喜欢“咩”来“咩”去的吧?

  在粤语文化里,谈恋爱叫做“拍拖”。我觉得用得贴切,这两个字一出来,立即就有了两个恋人手拉着手,牵手一起走的画面,倒有几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甜蜜诗意。殊不知,“拍拖”这个词原本是用来描述珠三角的货轮的。那些货轮进港的时候大船拖着一艘小船,但是快要到岸边的时候,大船因为吃水深而不能靠岸,就将货物卸到小船上,小船往返于大船和码头之间,完成装卸。因为大船和小船互相依靠,故而称为“拍拖”,后来慢慢沿用这个词来形容恋人的关系,倒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既然说到了拍拖,那就也少不了表白。粤语里的喜欢,叫做“中意”,虽然偶尔也会用到喜欢二字,但最口语化的粤语还是以“我中意你”更为常见的。虽然一开始,也听不太惯,但日子久了,仔细斟酌一番,这一句“我中意你”倒是让人觉得比“我喜欢你”更多了几分付出真心的意思。

  而家人之间的称谓,在粤语中就更是有趣了。在香港,人们习惯把“老爸”叫做“老豆”,感觉上像是个小眼睛又油腻的中年男人,但仔细琢磨起来,倒也是亲切的。而最牛的恐怕是被叫做“大佬”的“哥哥”了,一听就有一种要照顾人的感觉;而相对应的“姐姐”则是叫做“家姐”,听上去觉得和娘家特别亲,似乎在提醒着香江的姑娘们,就算嫁人了,心也要向着娘家人。

  说着说着,天气也热了起来,处于亚热带的港澳珠三角地区,一年之中有大半年都是夏天,就算想“避”暑也是避不开的,于是乎,香港人有了“消夏”这个词,喝一碗绿豆汤,吹上一阵凉风,只这一个“消”字,就像一把蒲扇,慢慢悠悠地晃在人们的眼前,提醒人们追求心静自然凉的境界,而这一切,莫不跟广东文化中,苦中仍需做点乐的精神相契合么?文化如此,语言如此,人亦如此,永远都要活得有趣,大约就是这片土地上深入骨髓的生活追求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