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忆饶公\郭一鸣

  图:饶公毕生孜孜不倦追求学艺,为人光明磊落\资料图片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节前夕,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举办“饶宗颐教授追思会”,缅怀一个多月前仙逝的学术文化界泰斗饶宗颐教授。潮籍社团领袖、乡亲和学者以及饶公家人共逾百人出席追思会,在香港百万潮籍人士心目中,才备九能、业精六学、贯通中西的饶宗颐教授,既是属于世界的,又属于中国和香港的,更是属于潮州人的。

  潮州会馆十楼的会场布置简简单单,就像饶公生前的日常生活。主席台上除了巨幅饶公照片,还有一幅饶公手书“团结”二字,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主席陈幼南介绍,这是当年饶公书赠总会成立的墨宝,也是饶公对港九新界各个潮属社团和乡亲的期望。

  追思会首先播放一辑饶宗颐教授生平短片,再见饶公音容笑貌,格外亲切。陈幼南致辞说,每次观看饶公的纪绿片,都被饶公毕生孜孜不倦追求学术艺术的伟大精神和光明磊落的崇高人格所感动。

  潮属社团总会理事会主席林建岳以晚辈身份,分享被誉为“潮州四老”的林伯(林百欣)和饶老的交情(另外两老是庄世平和陈伟南),以及自己对饶老的景仰,希望潮人把饶老精神发扬光大。

  百岁老人陈伟南上台忆述与同乡饶宗颐教授几十年交往相知的点滴,有当年一同到巴黎途中的深谈,也有平日聚首的闲话。活到老学到老的伟南叔某次请教饶教授,为何潮州话称呼女性为“姿娘”?饶教授答:“姿娘,就是有姿色的娘子也。”笔者身为潮汕人,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答案,吾潮方言果然古风犹存。伟南叔与饶公的交情非同一般,笔者十多年前曾随香港新闻界访问团参观潮州市的饶宗颐学术馆,这座一九九三年兴建的饶学馆,伟南叔是发起人和捐款人之一。几年前,潮州乡贤黄书锐、谢锦鹏等人发起成立潮州市饶学馆成立基金会,饶公捐出多幅字书画为基金会筹集资金,笔者主持了慈善拍卖晚会,延续十多年前的缘分,当晚饶公、伟南叔以及潮州市政府领导都在场。数日后潮州商会老友枫林兄转交饶公赠我墨宝“一鸣惊人”,令我受宠若惊,十分感动。

  追思会嘉宾分享阶段,刘炳章建议要当局争取在即将落成的西九文化中心设立永远性的饶公纪念馆,得到现场人士认同。前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透露,他的父辈在家乡与饶家是世交,但直到他从美国回到香港出任中文大学校长之后,才有机会与饶公接触,刘遵义特别提起二○一○年与饶公一起到敦煌,非常难忘。另一名分享嘉宾纪文凤也提到那次饶公敦煌之行,使她对饶公有更真切的了解和认识。饶公一生与敦煌结下不解之缘,他是敦煌学权威,笔下独具一格的荷花,深受敦煌壁画影响。笔者记得,潮属社团参与了那次敦煌之行的策划,时任发展局局长林郑月娥、民政局局长曾德成等多名政府官员,以及时任港大校长徐立之等也有同行,当晚在莫高窟前广场为饶公举办九十五华诞祝寿晚会,新闻报道青海玉树地区发生泥石流造成多人伤亡,饶公当即将潮属社团首长和乡亲晚辈为他祝寿的贺金数十万元悉数转捐灾区,笔者受委託上台宣布饶公这一决定时,全场热烈掌声响彻古老敦煌的无垠夜空。

  上台分享的还有潮州商会副会长林宣亮等,而台下一众潮籍领袖马介璋、许学之、蔡衍涛、张成雄、马介钦、欧阳成潮、吴宏斌等人默默聆听。西谚说,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要说,在一百个认识饶公的人心中,也有一百个饶宗颐的故事,那是真实的、伟大而平凡的故事。

  饶老的女儿饶清芬在追思会结束前致感谢辞,透露正在全面整理饶公的作品。饶公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大学退休之后,他在学术上和艺术上的成就进入井喷期。芬姐说,饶公每天沉浸在学问上,周末写书法和画画,两三个小时作品已铺满全屋。芬姐既是女儿,又是得力助手,这是饶公晚年的福气。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