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刘世河

  “霏霏乱点暗朝光,簌簌奇声渡野塘。一浦未输新涨绿,四郊聊压旱尘黄。风生团扇清无暑,衣覆熏笼润有香。竹屋茆檐得奇趣,不须殿阁咏微凉。”很喜欢陆放翁的这首《四月晦日小雨》,每次读来都顿觉心清气爽。

  四月的雨就是这样,淅淅沥沥,不急不缓,又极其温润、微凉。

  四月的雨没有了初春袭人的料峭;也不同于盛夏的兇猛;赶不上深秋的悲凉;更没有冬雨的沉重与压抑,它是真正的随风潜入,润物无声。而且所谓烟雨濛濛中的“烟雨”,以及“梨花带雨”中那个“雨”,也都是独属于四月的。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四月的雨最有情致,是观雨的最好时节,也最适宜抛洒闲情。那些古诗词里充满雅趣的听雨楼、观雨轩、瞻雨亭等名号,氤氲在四月的雨帘中,越发地诗情画意。雨滴轻轻洒落,如一首首流淌的诗词,每一珠都措辞优雅,滚动着字里行间的情意。

  这时,我喜欢倚窗而立,然后微眯双目,静听雨滴的浅吟低唱,恍惚间,宛如一位温婉柔曼的女子正侧立身边巧笑嫣然,心头便有薄薄的暖意漫过,惬意而陶醉。

  其实,又岂止雨,整个的四月都犹如一位柔情款款的少妇,因其玉足恰好踩在春末夏初这个特殊的时令节点上,只需舒眉一瞻,即刻便有柔柔的明媚妖娆了眼眸,绿柳吐烟,陌上花艷。有“诗鬼”之称的李贺就曾经有一首诗专写四月:“晓凉暮凉树如盖,千山浓绿生云外。依微香雨青氛氲,腻叶蟠花照曲门。”树荫如盖,千山浓绿,又有丝丝香雨氤氲着腻叶蟠花,好美。

  四月的雨落在田野更美。“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天空中烟雨濛濛,稻田里水色与天光辉映,杜鹃声声唱,农人插秧忙。好一幅乡村四月忙农耕的美丽图景。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四月的雨又最容易淋湿并柔软我们的心绪,继而勾起我们对前尘过往的遥遥怀念。或一场无奈夭折的美好初恋;或一段异乡漂泊的心酸歷程;或一场终未启口的暗恋;抑或一段曾经患难与共的友情,拉开这不知是雨还是岁月编织的重重帷幕望过去,梦里依稀昨天。

  我喜欢四月的雨,因为它不但柔软了我的心绪,氤染了我的流年,更用它独有的温润与微凉冷却了我的浮躁与焦灼,让我在都市一隅,这颗因尘事所累而日渐发霉的心得以片刻晾晒、铺展,继而在纷乱嘈杂的世界中保有一份难得的静谧与纯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