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尽头拍电影\钟林芝

  图:电影《南极之恋》剧照\作者供图

  吴有音的《南极绝恋》在二○一四年出版发行的时候,我就曾读过,当时的直观感受就是,文字朴实却又满是温情,是一本不熟悉南极的人绝对写不出来的书。后来听说要拍成电影我就好奇不已,如今上映了,少不了要买票一观之的。

  改编成电影后,影片取名为《南极之恋》,且不论这部戏到底拍得好不好值不值得一看,能在南极冰雪世界里完成一部电影,已然是件了不起的事儿了。这是人类史上首部在南极实地取景拍摄的电影,可以说,最后在影院里看到的这部戏,是整个剧组冒着酷寒、冷风、暴雪、毒阳、劣境,以及生命的危险来拍摄完成的。单凭这一点,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故事的情节与原著小说并无太大的差异:一场坠机发生在了南极,婚庆公司老闆吴富春和高空物理学家荆如意在这场事故中幸存,但面对南极的冰天雪地,死亡每分每秒都不曾走远。吴荆二人在无意中找到南极考察队留下的废弃小木屋,小屋里的燃料和食物仅够他们生存七十五天。面对如此绝境,活下去变成了唯一的愿望,而在寻找救援的过程中,这对性格水火不容的人相濡以沫,共同领悟了爱情。

  听起来,这只是一部灾难爱情片,似乎也有些老套。但当整个故事与世界尽头的南极挂鈎时,南极的壮美何尝不能弥补这些缺陷呢?被搁浅的鲸鱼骨头,绝美的欧若拉(南极光),融化的冰川,可爱的海豚海豹—能用勇气去南极拍这样的一部片子,本身就是一个里程碑了。

  回到故事本身,即使老套,终究是有能打动人的地方的。小木屋的求婚,误入家中的小企鹅,女主角动情的诗,人性的善良,男女主角相濡以沫式的依赖,又何尝不美不动人呢?

  七十五天,在这不长也不短的时间里,吴富春要对抗冰川、海沟、裂缝、雪盲、飢饿,还要对抗荆如意和自己绝望的心情;而荆如意在这七十五天面对的则是恐惧、忍耐、坚持、信任,还有希望和绝望之间来回切换的心理折磨。绝地求生中的二人与南极完美的大自然景色形成强烈的对比。雪白无瑕的冰雪世界再美,终究不及人性的光辉来得温暖且打动人心。如果说电影的主题是绝地求生,那电影末尾吴富春看着雪崩中的小木屋,大喊着“我要回家”,表达的何尝不是对爱人的牵挂呢?

  《南极之恋》想说的东西太多了,灾难、爱情、求生都有,或许这些内容在短短的两小时中都表现得不够深入,或许导演在取捨之间也未能给电影一个清晰的定位。但平心而论,两个小时的电影结束后,我的内心是震撼的,不仅仅是被南极的纯与白震撼,也被导演和演员的尽心尽力震撼—世界的尽头拍电影,无论好坏与成败,这一举动已经足够让人震撼。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