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啊辛夷/二月河

  图:辛夷花开如杏瓣/资料图片

  辛夷是树。但我到南阳之前并不知晓,我在洛阳时读到过楚辞,“露申辛夷,死林薄兮。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也就这么两句,给我的印象,露申辛夷都是香草,很柔弱地生活在高大的树林里,弱势得不堪言,令人可怜──也就这些罢。

  到了南阳才知道辛夷是树,是华美舒朗挺立峻拔,很美的乔木树,叶子有香味,紫色的花如杏瓣一样,开放得满树皆是,平原地区和城中人们似乎追求得更美。常用辛夷做砧木,嫁接上广玉兰,开得又大又白,而且冬不落叶。浓荫白花,美丽异常。我那年到西安,那里寺院里种得有嫁接好的广玉兰。寺里的小沙弥告诉我:“居士,您知道这树冬天不落叶,开的白花小盆子一样,很珍贵的,是用广玉兰嫁接了辛夷成了这样的。”小和尚不知道,我南阳的家院里就有这树,很大的树冠,老伴觉得它阴气太重,砍刷成了现在光秃秃的寒酸模样。院里还有一株辛夷,比我住的楼还高,绿荫荫的叶子遮满了庭院,叶子和花都清香——但知道它叫“辛夷”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物件庭院里不多见,城市林荫也不多,成片的林森树丛也很少。只有南召县,是辛夷的根本之地。这种花,外地别处也有,遍布北方各省,但是,所有处地的辛夷加起来,也不及南召多。南召的辛夷森林可谓世界一奇,总量七十万亩,佔到全国总量的百分之七十。辛夷林子里还有村庄,村民们一生专吃辛夷饭,还喝辛夷花茶,学生们上学,路上摘一包辛夷,卖掉了后,一天吃用的足付使用—这些情况别处是听不到的。辛夷是做香料用的,可以造辛夷油、香精之类。辛夷这种香味可以避虫,所以蚊蝇之类,无论冬夏,辛夷林中不见踪影。长寿老人亦多,这恐怕也是辛夷林中一绝。

  南召人每年採辛夷—搭上人梯上树、摘花,就在辛夷枝间穿梭,用竿子把花打下来,树下有家人拾花。这样的景观也只有南召林间人家独有的罢?

  南召政府正在开发辛夷油,还有山间野果—刺梨,也把它们榨成梨汁,兑成饮料出售,降血压、利尿沥血非常有效。南召人聪明,靠山吃山,吃得很有滋味。

  南召的辛夷,现在可不光是县里使用,南阳市区有几条街,路边栽上了辛夷。冬夏之交,辛夷花开,紫巍巍的,香气袭人,比别的花都香。这也算一种开发出的品种。

  辛夷也有缺点:树高大、茂密,採花人不小心就会滑落下来,伤亡的常有,政府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七十万亩,七十万亩辛夷是什么概念?是一片辛夷森林。沿着乡间水泥道走进去,一层又一层,一团接一团,一片连一片,扑面而来的是辛夷,抛在路后的还是辛夷。只有南召,真正称得上是辛夷的乐园,辛夷的故乡。民间传闻,汉光武帝也光顾过这里,在辛夷林中冻饿生疾,村中一位姑娘救了他,给他疗治,侍候汤药,刘秀与他生了情意,便封她做皇后。以后刘秀在洛阳真的当了皇帝,派人来接她进京。在进京的路上,这姑娘没福,摔死在车下。这故事真有没有,难以认实。但南召人坚信其实;这林子里还有一个乡,名字就叫皇后乡,处在无边无际的辛夷森林中间地带——就指是刘秀这段情缘故事。

  辛夷林是很美的,从树叶到花枝,芬芳怡人,辛夷的浑身上下都可入药,都是宝,南召县拥有这么一片宝地实在是天赐的不尽财富。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