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给我写介绍信/姚荣铨 口述 姚 姚 笔录

  图:李公亲笔信的内容   /作者供图

  上海《新民晚报》一九九五年经国新办批准到美国发行,当年九月“趁热打铁”酝酿快递到港澳地区,迎接香港“九七回归”。这个任务突然落到了我的头上,说实话有点“心中无数”。有一天中午,“一张”即曾经分管我们文化部的张林岚副总编,来“指点迷津”。他说,你设法去拜访一位“香港通”李储文先生。“一张”说老社长赵超构与李公是知己朋友,“文革”十年新民被迫停刊,陈沂来沪当宣传部长才于一九八二年元旦得以復刊,由停刊时的三十万份一下子涨到六十万份,洛阳纸贵,一报难订,但“老将”即赵社长审订赠阅名单时特别提出勿漏掉储文先生。他还给我说到,抗日战争中南京沦陷,一九二九年创刊于南京的新民报只好迁到重庆出版,李储文先生作为二十多岁热血青年也到了重庆,是在周恩来亲自引导下参加了革命。李开始甘为闻一多、华罗庚、吴晗、潘光旦诸多教授和广大西南联大学生竭力服务和做好统战,而与新民报打交道颇多的“重庆周公馆”的龚澎正是李储文的上级,所以说李公早就与新民人心有灵犀一点通。

  李储文早年在其大哥资助之下,从宁波到上海念的是学费昂贵的教会学校沪江,还出洋美国获得神学博士,因而与基督教青年会有了颇深关系且担任要职。所以抗日胜利后他一度当上了沪上极其知名、至今尚在的国际礼拜堂(坐落今衡山路、乌鲁木齐路交叉口)“牧师”,其以此堂皇身份掩护做地下党之重要秘密工作。“文革”中被红卫兵七冲八斗,竟然被暴露了身份,但由于中央及时保护度过了难关;粉碎“四人帮”后他东山再起,担当上海的外事领导工作。一九八三年李公赴香港新华社任副社长,由于他大哥与宁波大亨虞洽卿的紧密关系、再加上自己在沪知名母校学院的校友同窗甚多且在港都属社会高层,乃至他酷爱国剧不时到香港京戏票房与工商金融界名票切磋,因此能够广交朋友、厚植人脉,做好诸如浙江及宁波同乡包玉刚、董浩云董建华父子、金庸等大家大族,上海的金如新、李和声、张雨文“京票三剑客”,苏浙同乡会、上海总会等有实力有名望的社团之“大联合大团结”的统一战线工作。

  他的工作真正做到了深入人心,没齿难忘。可以举个近例,他早在一九八八年从港退休回沪接任了罗竹风的社联一职,与香港朋友渐渐不再往来了。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李公在沪百岁仙逝,遵其生前遗言,丧事一切从简。《解放日报》只用了近百字发了简短消息。可是澳门“新博彩王”吕志和、吕耀东父子,就第一时间发来微信向我打听何日何处有祭奠仪式?连我这个曾受过李公恩德的人倒反而忽略了报纸那条消息,确实惭愧不已。

  我当年奉命前去拜访李储文先生向他请教,经打听他当时又被市府特聘为顾问,在人民大道市府虽有个办公室,可并不天天前往办公。因此,忐忑不安,生怕难以完成报社领导交代的任务。无巧不成事,文化局马局长不时为她属下的演艺团体登不上价平效果佳的“中缝广告”犯难。我就向社领导反映,社领导认为,中缝登演艺广告恰是晚报为寻常百姓文化娱乐服务好的一大特色,应该乐意接受。若登不下无版面,文化新闻版就伸出援手发消息作报道。来而不往非礼也,马局长获悉我也像她犯难了,说正好过几天李储文要她和王梦云去他家里聊天,我可以“趁汤下麵”一起去拜会。

  李公住在常熟路淮海路路口一幢公寓之中,入门就是部老式电梯,电梯间外串堂里停放不少自行车。上楼进了他不太宽敞的寓所,李储文先生请我们落座沏好茶,就直奔主题,让王梦云详细说一说她带领上海等青少年京剧团访问台湾演出的实况。辜振甫先生是个国剧迷,而且像李储文一样能玩票的。青少年京剧那次访台,演出反响热烈,辜先生热情接待。又逢中秋佳节,他特地送去月饼,当讲到辜给访问团赠送了製作精緻的工艺品笔筒时,李公若有所思,然后他满面春风地诠释笔筒寓意为海峡两岸“必定统一”。这样,让我方知李公退而不休,并非等闲之辈!他希望晚报对此次促进两岸文化交流颇有意义的活动给予重头报道一下,语气中带有商量口脗。我说没问题,但是因过了一些日子,难以上文化新闻版,还不如将带队的王梦云老师的汇报整理成副刊文章,凭她知名度可以安排在“夜光杯”上显著位置。李公听了,首肯表示同意。李公还说,贵报在重庆时“夜光杯”是吴祖光主编的,毛主席赴重庆“国共谈判”时候发表的轰动一时的名作“北国风光”,他就是在那知名副刊上读到的。

  马局长早给李公说了我一起拜访的来意,所以他就十分爽快一一告之《新民晚报》该如何到香港拓展,怎样定好位,建议出一版港澳专刊。不久王梦云的署名文章在“夜光杯”上刊发了。翌日,他的秘书就通知我说李公亲笔写好了一封致新华社宣传文体部部长孙南生的信,信不长言简意赅,但分量不轻。手头尚存拷贝,抄录于后:

  南生同志:

  您好。

  上海“新民晚报”近年来办得比较有声有色,且已发行美国版,声誉日隆。他们现拟开展向港澳地区快递业务,特派其资深记者姚荣铨同志去港探索途径,嘱我写信介绍至新华社,希您拨冗指点一二。谢谢。并祝

工作顺利

  李储文

  九五.九.廿九

  在这封信指点之下,《新民晚报》顺风顺水地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一日起每日快递到港,那天旅居香港的评弹大师级曲艺家蒋月泉在太古城寓所,手捧到尚可嗅觉到油墨香的《新民晚报》,惊呼香港同胞再也不愁看隔了一礼拜的上海晚报哉!当香港上海总会理事长李和声先生派发给会员看“远在千里近在眼前”的家乡报时,总要讲一句应该衷心谢谢李储文老乡,没有您的帮忙我哪能可以享受到从前“夜饭吃饱看新民晚报”呢?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