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味道\姚船

  图:蚝烙、潮州粉粿满满的家乡味\资料图片

  香港是美食之都,名闻遐迩。

  近年,多伦多新开不少粤菜酒楼和茶餐厅,都标榜“香港名厨主理”、“正宗港式奶茶”,既为华人移民增添口福,也宣扬了香港精彩的饮食文化。

  这次到香港,虽然只一个多星期,但因一日三餐都在外品尝,大大加深了对香港美食的体味和喜爱。

  时差未倒,一早醒来仍有点疲沓。老妹子在同楼酒店房间来电,问早餐想吃什么,楼下大厅自助餐好吗?我说,自助餐丰富多样,但没什么特色,不如到外面吃粥。就这样,我们走上仍有点阴冷的大街。想不到已有不少行人,匆忙的脚步踏碎了清晨应有的宁静。

  拐进一条小巷,来到一家小粥店。门面不大,十分简陋,只有几张小桌子。有三、四位顾客正在进餐。一位中年妇女招呼我们坐定。我扫视一眼,掌厨的正在向街的炉前张罗。不一会,我们点的鱼片粥、皮蛋瘦肉粥、猪什粥就上桌。热气腾腾,就像家里厨房端出来一样。

  我尝了鱼片粥。粥水稀稠适中,鱼肉鲜嫩,几粒葱花,淡淡胡椒味,入口清爽,暖胃热身。我慨嘆在多伦多,这么早吃东西,只能开车去咖啡店,买杯咖啡,加甜圈饼或三文治。妹妹不经意地说,香港地嘛,不管几点钟,你要吃什么都有。

  一碗热粥,赶走了慵懒。真是庙不在小,有神则灵。粗碗旧碟,只要真材实料火候足,哪怕没人光临。

  提了精神逛商场。中午老妹子带我们去一家潮州酒楼,说我在外经年,要试一试家乡菜式。酒楼堂皇得多,桌面摆设讲究。还真不错,蚝烙(蚝仔饼)中的蚝仔新鲜,绝非在加拿大用的冰冻蚝,味道自是提升不少,而且分量足。入口喷香,外脆内嫩,我啧啧叫好。内子却青睐潮州粉粿、炸油角等点心,尤其是大赞两小碟酸甜咸菜和乌橄榄菜,说是那味道,勾起几十年前故乡汕头的回忆。

  香港从一个小渔村发展至今,成为一个国际大都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其包容和多元化。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到这里,谋求生存发展,他们带来奋斗精神和智慧,也带来各地特色美食,为香港饮食文化增添光彩。如今,不管你来自何地,都能满足自己的味蕾。正宗潮州牛肉丸、上海小笼包、北京烤鸭、四川麻辣火锅、新疆羊肉串烧……,都能在这里品尝到,不必长途跋涉回老家。

  表侄夫妇有心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设宴款待,让我们从另一角度体会香港高端饮食。宽敞包间,有梳化供餐前闲聊。中间一张大圆枱,嵌在天花板上圆座的灯光,刚好只洒落在枱面上,把餐具摆设照射得十分亮丽,营造出高贵典雅的氛围。燕窝、鲍鱼、原隻烧螺等佳馔轮番端到眼前,色香味俱全,几个工作人员服务细緻周到,彷彿让人瞬间变身贵族一般。

  几万元一围与几十元一碗的食物的确有巨大差别,但都是一种享受。前者奢华之馀,让人有飘飘然离俗的感觉,后者则十分接地气,暖暖的滋味,温馨在心头。也许香港就是这样,丰俭由人,各取所需,总能找个一款你中意的美味食物。

  而有特色的港式小食,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譬如闹市中一家小店的炖奶,用澳洲牛奶和蛋白为主要食材,或加杏汁,一闻奶香扑鼻,入口滑嫩香甜,难怪店内迫满顾客,门口还排着长队。犹记得那天到一家酒楼饮茶,上点心之前先送上一款他们特製的“脆脆银鱼+脆花生”,非常惹味,酥脆而不油腻,味道远在加拿大人爱不释手的炸薯片之上。友人见我们吃得有滋有味,遂买了五小包,让我们在回程飞机上当零食享用。我接手一看,见包装上印有“TOP”的标记,下面四个小字:香港名牌。

  临离别,我对老妹子说,香港美食如此丰富多彩,令人回味无穷。老妹子应道,不要说你,我从小到大生活在这里,现在每次从美国回来,都要走街串巷去追寻记忆中的美味,百食不厌。相约好,下次再来,要住一两个月才过瘾。

  返回多伦多,一位自称“老香港”的文友,带着自豪的口脗问我,点啊(怎么样),香港味道,好唔好?我想,真的难以描述,怎一个好字了得?只能随着他用广府话由衷回答,正!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