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几张粮票想起……\言青

  春节前整理旧物,从一个旧笔记本中翻出几张粮票,有一两的,二两的,半斤的,一斤的。我惊讶地喊道:“快来看呀,我这里还存着粮票呢!”先生过来看说:“这还真成稀罕物了,现在看着挺珍贵的。”我说:“以前用它的时候才珍贵呢,没有它大家都要饿肚子。”

  我想起大约四十多年前,每个月大家都要拿着户口本到派出所领粮票,当时每人都有定量,男的三十斤,女的二十五六斤。除粮票外,还有肉票、油票、糖票、布票,连花生瓜子芝麻酱都有票。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很稀缺,甚至花生瓜子平时没有,过年过节时才能凭票买到。

  记得过年时,我们用平时积攒的票证买了肉、糖果、饼乾、花生、瓜子还有苹果,放在桌子上,上幼稚园的女儿回来看见,高兴地跳着蹦着拍着手喊:“这么多好吃的,我们真幸福啊!”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里酸酸的。

  还记得有一次父亲来我们家,先生一心想买一点不要票证的、平时很难吃到的东西给老人家下酒,于是我们去了海鲜市场,那里的东西都很昂贵,我们只买了两隻大虾,回来做好,女儿一隻,父亲一隻,父亲为这一隻虾推来让去,怎么也捨不得吃。

  今年春节女儿从多伦多回来和我们一起过年,我做了大虾、排骨、黄鱼等一桌丰盛的除夕饭。爱吃虾的女儿看见那一大盘鲜红油亮的大虾,感慨地说:“要是姥爷在,让他敞开吃,不会为一隻虾推来让去的了。”几句话说得本来高兴的我又心酸起来。

  女儿看出我的心情,赶紧换了话题问:“人们都说现在年味儿淡了,怎么淡了呢?”这一问又把我的高兴劲儿勾了出来。我和先生都认为,现在说年味儿淡了,不是说大家都不过年了,而是过年的形式有所变化,把传统的过年方式沖淡了。改革开放后,经济大发展,生活大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有很大变化。

  过去凭票证购物的年代,百姓生活很清苦,只有过年时,政府才多供应一些,老百姓能多买些肉鱼蛋菜,丰富一下餐桌。用一年的布票给老人孩子买件新衣。除夕晚上,孩子们在外面放完鞭炮,回来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顿饺子。初一初二走亲访友,互相拜年。人们清苦一年,就盼着过年这几天,吃点好的,穿件新衣,亲友团聚,热热闹闹,过年的气氛就显得很浓。

  如今鸡鸭鱼肉已成百姓餐桌上的家常便饭,过年再吃它也就不感到新鲜了。除夕夜许多人家都不在家里团聚,都去餐馆饭店就餐,品尝各地的风味餐食。还有不少人家利用春节假期,乘飞机坐邮轮去国外旅游了。现在讲环保,过年限制或禁止燃放鞭炮,没有爆竹声的春节显得安静了。初一初二没有那么多人上门拜年了,都用手机 打个微信,说几句祝福的话,就算拜年了。现在平日的生活就像过年,真的过年了,年味儿也就没那么浓了。

  女儿听我们这样说,觉得有道理,感慨地说:“真是不一样了,我们在国外十几年,国内变化真大呀!”我拿出那几张粮票给她看,她惊讶地拿过来翻来覆去地看:“几十年了,您还存着它,咱们把它送到博物馆去!”先生说:“这个主意好,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送到博物馆,让它也做一个歷史的见证物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