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莫若糖,美不过四合院的月光\李丹崖

  暮色四合,走进老街,只为接近一座建筑。

  金陵糖业公所,这座建在咸宁街上的四合院,在清代,是镇江一代的糖纸商人建而议事的场所。

  一对圆滚滚的石鼓,已经被岁月摩挲出了包浆,木门呈漆色,和即将到来的无边夜色恰如其分的融合在一起,灯就要亮起来了。

  旧时,涡河江沓子码头上的船工号子唱起来,船已经回航,糖业公所里的茶盈盈冒着香气,议事开始,今年的糖,年景会是怎样,哪些区域比较畅销……不知道这些糖纸商人听的是苏州评弹还是二夹弦,大红灯笼亮起来,茶足了,戏酣了,念去去,吱呀一声,木门关了,唯留公所门前的那对石鼓,独享咸宁街上的融融月光。

  这些是旧时月色。如今的糖业公所,修葺一新之后,古色古香,典雅美观,走进去,音乐声飘满耳鼓,院子里一棵紫藤在春日的阳光里开得正好。花下,人影成双,对桌而坐,桌上,茶点飘香,咖啡正浓,恰是最闲适的情怀。

  春日,花正好,晚上,月正圆,最好的光景莫过如此。在糖业公所的院落里,周遭的廊檐、雀替、屋檐、屋脊上的瑞兽、天边的星斗,都是那样的恰合人意。涡河的风吹来,有湿润的气息,在这样温暖的季节里,人与一座院子相约,是一件格外熨帖的事情。

  在正屋内侧找个位置坐下来,月光透过花格窗照在人的脸上,也把剪影投射到地板上,月光总是那么会作画。屋内的木质房樑、木质的傢具,有着隐隐的香,外面的花开得那么好,这一切,总让人置身古时的氛围里,若不是手里的咖啡,人,真的以为自己的穿越。

  已经不再唱戏曲的舞台,依着照壁而设,民谣乐队的主唱唱着《春风十里》,月光朗朗照下来,杯中的酒映照当空的月,在这样古典的院落里,酒不醉人人自醉。

  站在院子中央,仰天对月,整个人打转转,四四方方的院子变成了圆形,嗖嗖的风声里,让人有种催眠的感觉。四合院,应该是中国人最伟大的创造了,一家人,一座院子,其乐融融。若不是一家人,即便是在大杂院,也能萌生团结、热闹、祥和……你家的馒头、我家的米饭,你家的肉,我家的茄,交换一下,十二种滋味在嘴角打转转。

  汪曾祺说:“四合院是一个盒子。”如此说来,糖业公所是一个何其典雅的盒子,它不光贮存了一段时光,贮存了建筑之美,还贮存了一个时代和“甜蜜事业”有关的过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