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线木偶/任林举

  提线木偶戏正规演出时,观众只能看到木偶们在明亮的灯光下完成各自角色,而真正的操控者不是站在高处,就是躲在暗处,观众是看不见的,所以木偶戏又有别名叫“悬丝傀儡”。

  但人非神圣,总是耐不住隐在暗处的寂寞,或藏不住内心的骄傲;适当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向人们展示一下自己的“本事”,再高的高手也会以技艺的名义暴露自己幕后的身份,炫一炫纯熟的操控技巧。于是,我们便有机会看到木偶表演者如何与他的木偶共同演绎一齣齣人间的悲喜剧。

  那一次,近距离观看过木偶表演者的演示后,我也觉得通过几根不显眼的细线就能让一个木偶随着自己的心意和愿望动来动去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演示刚刚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地跳上台去,求师傅授我一二手段,也让木偶听一听我的指挥,顺便满足一下潜伏于我内心很久的操控欲望。

  据说,一个提线木偶身上拴着五条至三十二条不等的提线,线越多木偶的动作越细腻、丰富。我想,那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提一提线而已。然而,一旦木偶交到了自己手上,才发现我并没有能力让一个木偶活起来。尽管师傅事先教了我一些提、拨、勾、挑、扭、抡、摇、闪等技巧,但我还是不知道如何赋木偶予任何动作、行为和情绪,更不要提及正确、合理、生动、感人和灵魂等高级字眼。哪个木偶遇到了我这样的操控者,就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在我笨拙的手中,木偶不过是一堆组合在一起的木头,而永远成不了什么角色。如果真进了戏,它也只能是仰着、趴着或立着睡觉的废物。从开头至结尾就那么不成体统地沉睡着,与不曾存在又有何异?

  回来,走在的路上,我边走边在心里暗暗地佩服那些木偶的製作和表演大师。他们手指一动,原没有生命的死物就有了生命;他们手指一动,原没有生机的舞台就有了数不尽的角色和故事,以及道不完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

  这样想着,心里便生出些莫名的感念和惶惑。再看走在路上的那些行人,似乎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拴着无数条无形的“丝”。丝如提线,从无限的高处垂下来,并不止千条万条,所以他们的动作才流畅、连贯,他们的表情才丰富、自然,他们的故事才更加丝丝入扣、生动曲折。因为操控者从来没有在高处显现过,所以一切又彷彿无人操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