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搭第一班高铁回乡/郭一鸣

  图:香港即将进入高铁时代 资料图片

  春节后与一班潮汕籍老友饭叙,谈到几个月后便可以在西九龙站上高铁,两个多小时即到达潮汕,大家都十分期待。N女士说很想搭第一班高铁回汕头,但不知道车票哪一天开售,笑言开售那天可能网上几分钟就被抢光,“没关系,搭不到第一班,搭第二班第三班车都可以”,N女士说,总之要尽快体验不需再手提行李上下车过关、两个小时回家乡的感觉。根据官方估计,香港高铁将于今年第三季度通车,连通全国高铁网,除短途的深圳、东莞、广州之外,香港将可直达北京、上海、昆明、桂林、杭州、武汉、厦门、汕头等十四个长途站。不过,近日看到叶刘淑仪在立法会议事厅批评“泛民”议员以“龟速”审议高铁一地两检相关文件,而运房局局长陈帆对于一百二十八百字的文件“弁文”讨论了三个小时表示不满,高铁能否如期通车,实在令人担心。

  高铁对于香港近百万潮籍人士,意义特别重要。地图上香港到汕头的直线距离不到三百公里,坐长途巴士则要五百多公里。以前香港汕头每天有航班,连起飞降落在内总共五十分钟的航程,单程机票盛惠逾千港元,据说是全国最贵的航线,没有之一,不过潮汕多港商,毕竟搭飞机方便快捷,所以不愁没有乘客,高峰期每天上下午都有航班往返。二○○○年时任潮州商会会长陈伟南先生邀请香港新闻界高层访问团到汕头、潮州、揭阳三市採访考察,就是从汕头外砂机场出入境,十五分钟即到达市区。二○一一年底,原来军民两用的汕头机场只保留军用性质,粤东首府、中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的汕头,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罕有失去民航机场的城市,香港人要到汕头,必须飞到新建的揭阳潮汕机场,然后转乘班次很少的机场巴士或永不打錶的的士前往汕头,虽然只有几十公里路程,但感觉颇费周章,慢慢地这条航线的航班开始减少萎缩,有一年笔者回汕头过春节,早已买好来回机票,但在回港前一天,航空公司突然通知该航班取消,没有解释原因,结果只好改搭长途巴士返港,从此不再搭这个航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香港至潮汕机场的航线已全部取消,现在香港与潮汕三市之间的交通,要么经深圳乘搭高铁,要么搭长途巴士,但前者要提行李排队过关太麻烦,后者则时间太长,虽然走高速公路,也要近六个小时才到汕头,还要没有遇上塞车。

  交通是城市纽带,是国民经济的命脉。中国改革开放,始于全国城乡道路大建设,曾几何时,内地到处行路难,上世纪八十年代从深圳搭巴士到汕头,清晨出发,一路颠簸深夜才抵达礐石,然后搭渡轮进入市区,体力精神差一点都顶不住。广深高速公路、渖(阳)大(连)高速公路标誌中国城市交通建设进入现代化阶段,中国经济发展也在这个时候进入快车道。而不旋踵,中国内地已建成总长达二万五千公里、时速高达三百五十公里、贯通东南西北的高铁网络。高铁,大大提高中国经济效率,大大改善中国人的生活素质,高铁更成为中国在“一带一路”、在世界上的一张名片。

  经过一波三折,终于,香港也要进入高铁时代,传媒报道四月一日开始,每日多班高铁从西九龙站试运行至深圳北、福田、广州南各站,虽然试车出现怀疑出轨事故,但预料很快将可恢復试车。高铁通车可谓万事俱备,只欠立法会通过一地两检方案。当所谓“一地两检公安来港执法”、“一地两检割地卖港”等等製造恐怖的手法已经不起作用,反对派开始故伎重施採拖字诀,大玩变相“拉布”,有人甚至不惜人身攻击,如此搞法,实在令人反感!如果这项耗费纳税人近九百亿的高铁工程,最终未能落实一地两检如期通车,这班阻挡高铁车轮前进的政客,就不怕会遭到千千万万期待尽快搭高铁回乡探亲度假公干的市民唾骂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