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条立法不可迴避

  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昨日明确指出,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方面,香港的制度还不完善,甚至是世界上唯一长期没有健全国家安全法律制度的地方。

  回归二十年来,香港一直未有按基本法23条规定就国家安全进行本地立法,未有履行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近年,“港独”分子肆无忌惮以各种方式不断挑战国家主权安全,是因为现行法例对他们触动国家安全的言行,难以实施有效制约。

  因为23条立法问题悬而未决,“港独”分子充分利用这个漏洞,从回归初期犹抱琵琶半遮面推销“港独”,到近年明目张胆地在不同层面推销“港独”。他们以“学术自由”、“言论自由”作挡箭牌,香港已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的风险点。

  特区政府虽多番强调23条立法是政府宪制责任,并表示会营造有利的社会环境,进行本地立法。然而,当局对何谓“有利的社会环境”,并未详加解释。究竟何时才能达至“有利的社会环境”?亦没有时间表。

  问题是,在“港独”分子必定对23条立法横加阻挠的情况下,何时才是“有利的社会环境”?当少数政客与“港独”分子沆瀣一气,在社会上製造反23条立法氛围的情况下,政府该如何处理?

  无论你怎样做,“乱港派”必定为反而反,政府是避还是迎难而上?这是对施政能力的考验。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