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融入大湾区 既需全局思维,亦需本地行动(一)

  图:香港兼顾好“商”、“港”、“民”三方在大湾区内及在香港本地的利益,将能实现大湾区共赢,为香港闯出新天地

  粤港澳大湾区涉及三个不同独立关税区和经济体之间的整合,有必要需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角度来思考。在深入考察近年逆全球化和逆区域一体化的趋势及其根源后,笔者认为,香港融入大湾区,须从区域(“regional”)和本地(“local”)两个视角出发,处理、协调好一系列区域与地方之间的矛盾,既需全局思维,亦须本地行动,不能失之偏颇。/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 洪雯博士

  大湾区涉及全球和区域一体化

  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在参考三藩市硅谷湾区、纽约湾区、东京湾区等国际著名湾区经验的同时,更值得参考的案例恐怕是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东盟等这些区域一体化案例。硅谷等三个国际著名湾区均位于同一经济体内部,城市之间人、资金、信息、货物的流通完全无障碍,是市场自发的力量推动了湾区经济的形成;而粤港澳大湾区涉及三个不同独立关税区和经济体之间的整合,三地有不同的经济、政治、法律体制和独立的货币,需要在WTO的框架下,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角度来思考。

  逆全球化逆区域一体化趋势涌现

  不过,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在高歌猛进几十年后,近期出现逆转。美国退出TPP、重审北美自贸区条款、启动贸易战;英国民众投票脱欧,目前已在脱欧过渡期;逆全球化、逆区域一体化的趋势涌现。而香港,也在回归二十年后,出现本土意识膨胀、社会撕裂、部分人抗拒融入国家等非常值得警惕的情况。

  我在本栏过往多篇文章中已探讨过,在经济层面,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并非有利无弊,因为全球/区域(global/regional)的利益与地方(local)的利益既存在一致的一面,又存在互相矛盾的一面;若未能处理好矛盾性的一面,将可能使某些阶层、某些范围利益受损,从而导致全球化出现逆转。

  现实情况是,过去数十年,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在享受全球化/区域一体化好处的同时,均未能为可能出现的弊端做出充分的准备,未能处理好global/regional与local之间的关系,从而未能使得企业、国家、民众在全球化过程中均衡受益。以美国为例,跨国公司在区域乃至全球布局资本,将产业转移到最有利的地方,直接推动了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进程,自身利润得到最大化,美民众也享受了低廉的商品;但不可否认,资本全球转移也带来了美国本土实体经济空心化、製造业流失、就业两极化、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局面─这实际上便是今日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根源所在。

  香港融入大湾区,是必然的选择;若囿于1100平方公里、700万人的弹丸之地,势必坐困愁城。

  不过,在研究美国、欧洲过往的经验和教训、深入思考逆全球化和逆区域一体化产生的根源后,笔者认为,香港融入大湾区,必须处理、协调好一系列区域与地方之间的矛盾,不能失之偏颇。笔者尝试梳理出了香港在战略及具体政策层面都需妥善兼顾regional与local的七个方面,列于下表。

  港融入大湾区需顾全局本地需求

  需强调,这些矛盾并非截然对立、不可协调;若香港能从“regional”和“local”两个视角出发,兼顾好“商”、“港”、“民”三方在大湾区内及在香港本地的利益,将能实现大湾区共赢,为香港闯出新天地。

  借用“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全球思维,地方行动)”这句话,笔者认为,香港融入大湾区,既需全局思维,亦须本地行动。

  由于篇幅所限,下篇将针对下面配表所述的七个方面,从区域与地方的视角,分别作出逐一论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