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其路漫漫 网大上下求索

  图:导演史匹堡(右)与J.J.Abrams曾公开支持电影串流服务

  质疑声不间断

“在我看来这是网络电影集体盗窃香港IP。” ─王晶

  上月的“网络发行价值再生─港片IP的破局重组”论坛上,奇树有鱼CEO分享自家“网大”《笔仙大战贞子》的傲人成绩,却被王晶指控根本没有得到“笔仙”和“贞子”的版权。王晶一再强调港片的版权,更以自己的电影《赌神》为例,称如果每部拍赌片的“网大”都给自己一万元,那么自己早有五百万了。

  通常认为,蹭IP就是借用热门或经典电影的片名、角色、服装造型等来博眼球,有人认为这就是“山寨”,也有人直接将之定性为抄袭,电影製片人魏君子则认为蹭IP属于灰色地带,难以从法律上去界定。蹭IP确实是“网大”自发展以来长期存在的问题,每每院线诞生票房大作,网上就会有一系列“亲戚”冒出来沾光。更夸张的是,去年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还未上映,网上就已经有不少“李鬼”,绕口令一般的片名让人哭笑不得。一直被视作“网大”标桿之作的《道士出山》便是蹭了陈凯歌的《道士下山》,此后相同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许多“网大”就是依靠这样的手法,一边获得了所谓的成功,一边也留下了不光彩的形象。

  “烂片,只是烂。但它们,是坏。” ─毒舌电影

  2016年8月,在内地影视明星王宝强离婚事件曝光不足一周之时,便有一部名为《宝宝别哭》的网大开拍,剧本高度“还原”这宗娱乐圈地震,甚至连主角的名字都没有改,五天便拍摄完毕,片方还放出新闻,大肆影射王宝强事件。这部影片惹来电影人的众怒,各大视频网站也拒绝其上线。知名自媒体“毒舌电影”对此评价道:“如果说当年综艺电影一窝蜂搅局,我们还能讨论,如何界定电影的标准,讨论电影是产品还是作品。那《宝宝别哭》的出现,则完全击穿了电影的底线。”在“毒舌电影”看来,这种恶意炒作明星八卦、隐私的手段,不仅仅是内容低俗无趣,更是暴露了嗜血资本下的人性之恶。

  早期网大由播出的视频网站自审自查,尺度较院线宽松许多,很多影片便以无法进入影院的“擦边球”内容作招牌吸引点击,例如封建迷信、软色情等。随着60多部网络大电影在2016年11月4日被下架,“网大”终于告别“野蛮生长”。尽管审查制度从一定程度上净化了网大的内容,然而低劣的审美仍旧充斥网大市场。想要真正甩掉低俗这一标籤,“网大”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电影必须在大银幕上观赏”   ─艾慕杜华

  除了蹭IP和低俗这两宗罪,“网大”长期遭到质疑和鄙视的根本原因是,很多人认为能进入院线的电影才是真正的电影。由奉俊昊执导、蒂妲.丝云顿(Tilda Swinton)参演《玉子》入围第70届康城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时,担任评审主席的西班牙名导艾慕杜华(Pedro Almodovar)公开批评:“它没资格争奖!我针对的不是电影本身的质素,而是因为它在网络平台,并非在戏院上映。……我希望每个人第一次看电影的经歷是来自戏院,它有异于日常生活布置,观赏的屏幕不可小于一椅,观众应该在电影的面前显得渺小,抱有谦卑之心。”

  然而,比起先天基因问题,“网大”的后天生长更是偏离传统电影的路线。成本低、周期短、回流快,决定了入局“网大”的门槛和代价都极低。二十八万成本赚取千万回报的神话在圈内发酵,让混迹片场多年的副导演、摄影师,广告公司,甚至DV爱好者们都挤进来想要分一杯羹。在许多人的认知中,电影是一门艺术,而“网大”给人的印象多是三教九流的团队和粗製滥造的内容,自然无法令观众心服口服。

  未来路在何方

  青年导演孵化器?

  如今中国每年立项的电影有1000馀部,投入拍摄的大概有600多部,但真正能够进入院线公映的不到300部。互联网能成为这300多部没有发行的影片的播放平台吗?在“2016中国电影投资高峰论坛”上,冯小刚直言:“我们需要建立起电影行业的‘蓝翔技校’,培养更多专业人才。”伦敦大学导演系毕业生张博曾在剧组做过四年杂活却仍旧徘徊在导演大门之外,直到“网大”给了他一试身手的机会,并以《红衣男孩》打响名气。

  高晓松三月底在内地某网络综艺节目中,为网大撑腰并直言“拍‘网大’不丢人,荷里活有5000家公司在干这事!”他认为,中国的网络大电影,其实就是美国的DVD电影,只不过不上院线。因为拍DVD电影,把人才从金字塔底部储备起来了。在这之前,中国的影视人才只有上面,没有下面,现在网络大电影,正好把金字塔给补齐了。

  与院线电影比肩?

  2017年5月,串流平台Netflix投资的美韩合拍片《玉子》(Okja)由韩国童星安瑞贤、英国演员蒂妲.丝云顿(Tilda Swinton)、美国演员保罗.迪诺(Paul Dano)和杰克.葛伦霍(Jake Gyllenhaal)主演,首映于第70届康城影展,并入围“正式竞赛”单元竞逐金棕榈奖,之后跳过传统发行次序,直接在Netflix上放映,在IMDb评分7.4。2018年1月5日,爱奇艺宣布与索尼联合製作的网络大电影《杀无赦》系列于1月7日通过爱奇艺和Netflix平台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联合上映播出,这是中国首次将网络大电影的版权售卖至海外。

  爱奇艺影业投资项目部总经理窦黎黎说:“长远发展下去,并不一定说拍院线电影的就比网络电影高级,网络会变成电影的一个发行渠道。网大和院线电影,在题材上、类型上可能没有太大的区别。一部电影拍摄完成后,片方既可以选择在网络上发行,也可以在院线里发行。各自面向的用户、成本、收益方式不太一样罢了。”

  会影响院线电影?

  早在2016年,由在线音乐服务Napster联合创办人Sean Parker创立的电影串流服务The Screening Room,已低调公布计划将在戏院同天上映的热门电影以50美元观看48小时向其订阅观众推出。这项服务获得荷里活名导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J.J.Abrams等支持,占士金马伦(James Cameron)、路兰(Christopher Nolan)则公开反对。Wired.com形容这对荷里活是“行业地震”。2017年6月,Netflix再出“辣招”,迅速强势地建立庞大的“仅供网上串流”的电影库,这无疑对院线电影是一个冲击。日前,将于下月初举行的第71届康城影展大会公布参赛新规,不在戏院上映的电影没有竞逐金棕榈大奖的资格。Netflix就此已决定不会在影展上放映原定会播放的5齣作品,包括金像导演艾方素古朗(Alfonso Cuarón)的《Roma》、《叛谍追击》系列导演Paul Greengrass新片《Norway》,以及《大国民》(Citizen Kane)导演Orson Welles遗作《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等。

  荷里活影星韦史密夫(Will Smith)说:“我家里的两个仔女,常常看Netflix,但每周亦会和朋友、同学一起去戏院睇戏,说明这个平台没有影响他们去戏院的意欲。”

(下期“文化观澜”将于4月30日刊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