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里外.艺穗浮舟/邓海超

  图:(左图)艺穗会的前身是一八九○年建成的牛奶公司仓库,一九八三年由谢俊兴(右图)接手并创建艺穗会,现已成为中环的文化艺术地标 作者供图

  透过一扇扇的残旧窗框外观内望,穿越时空进入了虚拟旅程。一座一百二十八年的歷史建筑,结聚了种种人和事,成为香港岛上的一艘浮舟,盛载着文化艺术在三十五年间艺穗扬帆、载浮载游—这便是在一八九○年建成的牛奶公司仓库、于一九八三年由年轻艺术行政人员谢俊兴接手并任舵手,将之改造成为今天的“艺穗会”。

  谢俊兴接过了一串串的曾通往办公室、贮藏库的钥匙,这些钥匙甚至有一条是通往某栋建筑十八楼,但记忆已散佚无存。凭藉这批钥匙的想像,我们进入昔日时光隧道。一块旧招牌,重现了艺穗会的前身。一个旧“麻雀箱”,是最早用来贮存门票、单据、钱银的工具。一台改错打字机、一台旧电脑,在过去记录、处理了文本。一盏盏“猪嘴灯”,曾照亮了演艺活动和展览。一些残留的钉子、门铰、螺丝,见证了建筑的痕迹。偶然发现的报章残纸、破瓷陶片、不同时代的卡片记录了曾与艺穗会发生关系的人和事。琐碎旧物交织了回忆和史实,随着时代和科技演进,它们已为今日的先进电脑、人工智慧工具所取代。往昔曾提供后勤服务的中上环印刷、排版工房,已渐随岁月消逝。然而这些旧物正无言诉说着“里与外”的艺穗会故事。诗以抒情、言以叙事,摄影家廖伟棠,将种种旧物放置于不同角落,配上自作的俳句,作为想像致意。

  种种琐碎物件也交织成为生活印记,诉说着艺穗会的种种故事。多年以来,艺术家、演艺者、艺术行政人员、策展人、馆长、诗人、参观者穿梭时空,进行各种文化艺术活动,与观众交流互动。他们的创造、思想、情感游曳于艺穗会各个空间。这些个人或群体留下了足迹及照片。现在我们可以与他们“面对面”,凭着个人眼缘和观感,选择个别艺术家、文化艺术界人士,以智能平板电脑和他们视像对话。今天他们的体验、感情和身份当有别昔日,但与艺穗会情谊依旧,记忆仍存,也持续在香港的文化艺术舞台上继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蓝”常带着一种忧郁和消逝的感触。由Chet Baker的爵士乐“近乎蓝”(Almost Blue) 和安迪.沃荷的“时间囊”纸板箱作品所诱发,策展人在缅怀过去的场景中置放了由通往艺穗会的残旧车房大门所改装的大木桌。门的功能被改易,但仍勾起种种回忆和联想。置于架上是一个个标有年份,以不同蓝调书写的纸皮箱,里面盛载着什么,由观者选择和揭开情有独钟的年纪箱子来自行发掘其中秘密—是当年的文档、报纸、杂物?原来是艺穗会过去三十五年的剪报、场刊、通讯、海报、印刷品……观者可以抚挲大门木桌上的岁月留痕、深思细阅。对每一位观众而言,他们有着自己惦记、别具意义的年份—遇到的人和事、纪念或失落的时刻、情感段落、还是已渐次淡忘的回忆?这些纸箱内是林林总总属于艺穗会遗留下来的琐碎物品,它们未必与观众有直接的关系,但消逝的年月,怀抱着每人铭记的思念,在“近乎蓝”的哀郁情调中,模糊渐变为清晰,回忆渐变为现实。

  牛奶公司仓库的红砖屋矗立百年,在沧海桑田的中环巍然独存,见证了风云变幻。它在一九八三年得到新生,迎来文化艺术的另类空间。也许我们曾参与过艺穗会的演艺展览活动,与艺术工作者和他们的作品在“艺穗节”、“乙城节”结缘;也许我们只在里外之间浏览留影,甚至擦身而过。然而这座歷史建筑,已重生成为墙内墙外的文化地标,在时空交错的集体回忆中成为一艘艺术浮舟。

  三十五年来的活动印记、回忆片段、情感时光、琐事碎屑,交织成为往昔里外的时空,在“格外地创:艺穗会的故事”展览中一一重现。浮光掠影,令我们对这幢歷史文化地景有所缅怀、也有所憧憬。

  註:“格外地创:艺穗会的故事”展览,现正在中环下亚厘毕道2号艺穗会展出,至四月三十日结束。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