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橙/黄 晔

  图:盐蒸橙子是老幼皆宜的止咳偏方 资料图片

  暮春时节,友人拿给我几个浅橙红色的橙子,说是刚开园採摘的伦晚。我迫不及待剥开来,果汁饱满,酸甜适度,口感脆嫩,连吃2个才罢手。伦晚是一种晚熟脐橙品种,生长期很长,要经过春夏秋冬到次年春季五季才能成熟,甜度上佳,最特别的是,三月还可以看到伦晚树上“花果同枝”的景象。

  到朋友家小坐,她也端出一盘橙子来。她拿过水果刀,削掉一个小盖,然后将果皮等分划开,再一片片剥下来,不多时,一个完整的橙肉就递到我的手上。我玩笑道:“你剥橙子比我优雅,让我想起一句词:‘纤手破新橙’。”朋友笑:“画面很美,可惜我的手不美,也不应该是你看我。”

  周邦彦的《少年游.并刀如水》里这样描绘:“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纤手的主人是李师师,偷看纤手的人是作词的人。清冷的橙香在温暖的帐中随薰香丝丝缕缕飘散,温软旖旎。

  古人诗文中,橙一般是与橘一起出现的,苏轼的《赠刘景文》:“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但多年来橘比橙更有名气,苏轼《浣溪沙.咏橘》里说:“香雾噀人惊半破,清泉流齿怯初尝,吴姬三日手犹香。”尤其是屈原的《橘颂》,让橘的美德千古传扬。写橙的也有,但大多写实,如宋朝韩彦直《橘录》卷上《真柑》:“始霜之旦,园丁採以献,风味照座,擘之则香雾噀人。”比较起来,周邦彦的词可谓是别出心裁,写出了橙的清丽之美。

  只是我很久都不懂周邦彦为什么将橙与盐写在一起,而且李白诗中也有提到吴盐:“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后来宜昌开始有菠萝出售,父亲教我用淡盐水浸泡除涩味,前些年又看到芒果蘸酱油的吃法,才知道咸味还能缓解酸度,增加甜的口感,让甜更有层次感,进而理解了诗词中吴盐存在的意义。

  从细节论起来,古人生活比今人讲究精緻,专家分析李师师破橙加盐,除了增甜,另有意在秋冬补心肾。这应该是写意与写实的完美融合,至臻至美。

  宜昌地处丘陵,盛产橙子。近年来,橙子品种越来越多,几乎一年四季随时可饱口福,只是如今大概已无人吃橙加盐了。

  偶感风寒,咳嗽不止。我寻了一个老幼皆宜的偏方—盐蒸橙子:橙子洗净后,顶端切开一个小橙盖,撒少许盐到橙肉上(可用筷子插几下,便于盐渗透),盖上橙盖,直立放入小碗内,蒸十至十五分钟,去皮吃肉喝汁。效果完败一切止咳消炎药。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