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犹太人交谈/凡 心

  在以色列,我们与几位可操英语的犹太人交谈过,对其中二位有较深印象。

  以色列不论是犹太人或是阿拉伯人,对中国人都很友善,见到立马就用普通话打招呼:你好!不少亚洲面孔都曾错受这种礼遇。

  某晚走在耶路撒冷的电车路,隐蔽处传出一声“你好”,原来是正执勤的警察。这里的警察和士兵全是以裔,见到中国人就问好。中国人要求合照,也有求必应。

  星期五太阳下山到星期六太阳下山的时段是犹太安息日。我们在电车站看路牌时,一位头戴小帽的犹太男人提醒我们:今天电车停开。他得知我们来自香港,即问起港人对“回归”的看法。我们说总有少数人不高兴的。他瞪大了眼睛:他们忘了英国人一百年来的统治了吗?他们忘了日本侵略中国了吗?他对中国歷史的了解令我们起敬。下面的谈话更令人刮目相看。他说:中国与美国和罗马(公元七○年灭绝犹太人主体的统治者)不同,他们喜欢对外扩张,但中国和以色列很相似,都只想把自己的事搞好。

  我们猜他是名教师。

  交谈的另一名犹太人是在下加加里湖。那儿是圣经记载发生“五饼二鱼”之地。我们在湖边时,有名中年犹太男人主动提出替我们拍合照。完了他领着去看湖边的景点,把歷史介绍得头头是道,还回答了我们的提问,说自己与鬓角留小辫的犹太人不同,他们是……他挥拳作了个激烈的表情。后问到去中国旅游事宜,说将来会去一趟。他还面对大湖介绍:左边是黎巴嫩,中间上头是戈兰高地和叙利亚,右边上是约旦,下是埃及,并不断说: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我们知道戈兰高地有领土争议,不多搭话。但他似乎对我们很有好感,邀请上他家住,说吃饭游湖都免费,还给了他家的电话。

  或许是我们露出了惊疑和不安,他终向我们告别,我们也松了口气。事后我们有些内疚,也许他只是个过分热心的好人呢?

  他说过他在教堂工作。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