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融入大湾区 既需全局思维,亦需本地行动(三)

  图:粤港澳大湾区推进“香港研发、珠三角产业化”同时,可以考虑引入“珠三角研发、香港产业化”的新模式。图为香港科学园

  香港融入大湾区,须从区域(“regional”)和本地(“local”)两个视角出发,既需全局思维,亦须本地行动,妥善协调区域与地方之间在七个领域的矛盾。本文上篇提出总论,中篇详述了发挥优势与弥补短板、产业走出去与留下来/引进来、港青走出去与立足本地发展这三个领域的内容。作为下篇,本文详细论述科技资源走出去与留下来/引进来、大湾区内城市之间的合作与竞争、“香港所需”与“香港所长”、融入大湾区与保持自身的独特性这四领域的内容。对香港而言,既要从区域大局出发,又要满足本地需求,殊之不易,但前景可期。/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 洪雯博士

  科技资源走出去留下来/引进来

  推动科技产业发展无疑是大湾区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香港拥有亚洲前列的大学和科研队伍,而珠三角城市有强大的製造业和科技产业基础;在香港进行研发,将科研成果拿到深圳产业化,是两地优势的结合,也是两地一直以来的合作模式,产生了大疆创新等不少优秀企业。

  未来,在大湾区格局下,进一步帮助香港研发机构、大学将科研成果带到内地产业化,帮助香港科技人才到大湾区创业,还应当是重要内容。据了解,香港几所大学都投入了大量资源,支持老师或学生将科研成果带到珠三角,尤其是在深圳产业化。

  但正如前文指出,在珠三角各个城市科技产业突飞猛进的同时,香港本地科技产业发展一直难有寸进,原因之一便是香港的科研成果未能在本地产业化、科研人才未能留在香港创业或谋求发展。

  坦率地说,香港要推动自身科技产业的发展,依赖“香港研发、珠三角产业化”的模式难以实现。科技产业不仅仅只是研发,而是需要将科研成果变成商品和服务,进入市场,因此需要一个较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去支撑其发展。香港必须建立起产业生态体系,不但帮助本地研发机构、大学的科研成果在本地产业化,更吸引内地的科研机构及科研成果来香港产业化;不但协助香港科技人才在本地创业,更吸引内地科研人才来香港创业,才能推动科技产业的发展。

  近年,香港科技园积极推进科研成果在本地的产业化,大力投入孵化初创企业。歷来初创企业的成功率很低,往往孵化多家仅仅一两家能成功在市场立足。但据了解,香港科技园近期培育的一些初创企业刚刚立足于市场,便转移到其他城市,无助于本地科技产业的发展,社会亦无法得到科技成果产业化所带来的乘数效应。箇中原因,值得香港思考。

  未来,在大湾区内,除了继续推进“香港研发、珠三角产业化”的模式外,同时应该引入“珠三角研发、香港产业化”的新模式。这种模式并不是凭空想像、完全没有发展的基础;对于一些有志在内地以外的市场发展的企业而言,香港是一个企业“走出去”的良好跳板,能提供完整的服务、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信息的无障碍流通、与国际市场无缝接轨,到香港来产业化是好的选择。

  当然,这需要香港能建立起完善的产业生态体系。香港可以选择一些轻型、不需要太多劳动力和土地投入的科技型产业,从上游的研发,延伸到产业的中游甚至下游,建立起整个产业链和生态系统,只有这样才能吸引研发成果在香港生根、发展,形成产业。

  大湾区内合作与竞争并存

  大湾区各个城市充分合作、协同发展,毫无疑问是大湾区规划的重中之重,亦是各方研究的主题;谈大湾区内城市之间的竞争,似乎有“政治不正确”之嫌疑。

  但是,我们不应该遗忘,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根本和真谛,正是竞争才带来效率提升、使资源更有效配置。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地方,香港更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粤港澳大湾区不应避讳谈竞争,而应在市场规则下建立起健康的竞合关系,既通力合作,又充分竞争、力争上游,共同进步。

  例如,数年前,曾有过“广东製造+香港服务”的说法,意即广东专注发展製造业、香港专注发展服务业,两地各展所长。这种说法听起来是两地优势的完美结合,但现实情况是广东不可能不发展服务业,不可能把金融、贸易、物流、专业服务业等产业留给香港,自己不发展。实际上,目前广东各个城市均在大力发展这些产业─这本无可厚非,也是广东发展的应有之义。同样,香港也并非不可以发展製造业和广东的其他优势产业。这种一厢情愿的“定位”、“分工合作”并不符合市场的趋势和现实,自然成为无稽之谈。

  近期,珠三角多个城市纷纷到香港开展新一轮招商;因应大湾区未来的发展趋势,各城市纷纷瞄准香港的优势产业、核心企业,吸引香港企业将部分总部功能转移到珠三角。在市场条件下,各个城市审时度势,发展自身需要的产业、吸引需要的企业、争夺需要的资源,竞争无可避免,也是健康和正常的。香港何不如加入市场竞争,努力提升自身竞争力,不但留住企业总部,更吸引更多优势企业来港?

  “香港所需”与“香港所长”

  一直以来,“国家(大湾区)所需+香港所长”,是香港与珠三角及内地合作的总体思路,既为香港自身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又在国家改革开放的歷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不过,笔者认为,走到今天,香港传统的优势已经不足以支撑香港未来的长远发展,“超级联繫人”的角色已经不足以为香港人创造足够的、多样化的发展空间。香港的城市竞争力在过去十年间一路下滑,自身面对一系列深层次矛盾,社会潜藏一些不安定的因素。借用习主席的话“打铁还需自身硬”,香港需提升自身竞争力,巩固旧的所长,创造新的所长,才能为国家所用、才能贡献大湾区。

  融入大湾区与保持自身独特性

  在这个背景下,大湾区的发展,在延续“大湾区所需+香港所长”的思路的同时,应加入“香港所需+大湾区所长”的新思路,推动11个城市优势资源的多方向流动,互取所长,互补缩短,共同发展。

  香港融入国家是回归二十年来的一个重要议题;在国家主权、国民身份认同方面,这是毋庸置疑的根本原则;但在经济体制、社会运作模式、生活方式方面,哪些应该融入、如何融入,尚在探索之中。

  今日的内地,拥有多达六百六十多个城市,从沿海到内陆,从发达地区到欠发达地区,从服务业集中地区到製造业集中地区,城市的特徵、面貌多种多样。而香港作为国家的特别行政区、“一国两制”的首个落实地、自由港和全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中西文化交汇之地,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大湾区有宏大的发展前景,为11个城市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香港无疑应充分融入大湾区及国家整体。但同时,香港也应牢记,国家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香港,需要一个与其他六百多个城市不一样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与珠三角其他城市的不同,也是大湾区与世界其他湾区相比的独特优势。因此,香港还应充分保持自身的独特性和与别不同之处,做其他内地城市所不能做的事,在国家发展中发挥独特作用。  

  结语

  综观近期专栏所述的七方面的内容,既有相互矛盾的一面,但也并非完全对立,不可协调。这要求决策者及社会各界既要从区域大局出发,又要满足本地需求;既要有全局视野,又要有本地行动。这无疑殊之不易,但前景可期。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