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资源助港青置业

  图:香港未补地价的居屋单位约25万个,假设平均每个未补价金额约177万元,总额约4400亿元

  祥益地产总裁 汪敦敬

  近年内地城镇化急速发展,很多内地朋友都因为政府及发展商收地而得到可观的赔偿,“乡下的老表收到赔偿800万之后比我更有钱”,老友对笔者说。不错!这个可以说是中国人的“砖本位”效应。为何笔者称内地发展房地产市场为“砖本位”?因为可以藏富于民。更加重要是其中低比率借贷及低泡沫的市场结构,是中国金融的底气,也隐含了平衡分配社会利益的功能。因为人人都有祖先,祖先多数有祖地留给后人,因此社会发展的过程里可以对普遍的人(包括一些纵使积蓄不够的人)作出利益分配。

  香港其实也有类似情况,就是原居民的丁权,丁权的利益不是后天奋斗的,是由先天性祖先的前因而来的。但香港大部分居民都是上一代移民到香港的,前辈来香港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孑然一身,他们为了家庭打拼,有不少买到楼,令到后代有了安居乐业之所,到了现在,香港人有一半或者以上的人都享受到家庭中有人拥有物业的红利。

  但笔者希望大家记一记我们的宿命,如果我们没有买物业的话,下一代或者再下一代可能都要面对继续交租的处境。交租没有不好处,但是没有资产者在不同竞争上都有可能会输在起跑线的情况。人生有很多种考验,遇上资产价格上升潮时,没有资产的家庭百事也哀!买楼,不是全然为了财富,还有家庭的安全感。

  没有资产是我们上一代来香港的宿命,因此争取资产亦应该是我们的使命。在现在储钱愈来愈难的时候,除了“储蓄期间便要去投资”这个方法之外,政府是否也应该想一想有什么资源,可以帮助更多的人拥有先天性财富呢?提出先天性财富不是提倡不劳而获,而是在量化货币资产升值的大时代里面,给多一点竞争力予助无产者得到平衡及分享“砖本位”红利。

  倡设房产信託基金

  这令笔者想起多年来提倡的居屋未补地价部分,大部分居屋也是仍未补地价的,房委会持有这巨大的资产部分,政府一直荒废没有去发挥。事实上,我们可以将这部分资产组成房产信託基金(未补地价的居屋单位约有25万个,假设平均每个未补金额约177万港元,总额价值约4400亿港元),让无置业的年轻人优先认购,楼价升,房产信託基金就升,就可以为社会作出平衡了。

  今日笔者想为这个看法再延续,如果政府继续每年也向市民派钱的话,假设每人派1万元,这1万元可能佔了我们的盈馀67%(以2017年去看),但是既然我们有这能力,为何不派以上之前所说的房产信託基金?因为派了之后可以储下来,一年一年地储下来,如果楼价上升这些房产信託基金也必然会升值的,如果储到五至十年,依近十年升值率就很容易令下一代有了一点先天性财富,配合港青自己的努力,或者更加活化地让强积金都可以用来置业的话,那么年轻人上车就不是一个妄想,而是一个非常容易达到的目标了。

  笔者这个做法不单只是一个资源及供应的管理,其实亦是一个期望的管理,今天为何抽居屋的人士超额认购数十倍?其实大部分人都不是如此急需要楼住的,他们只是害怕将来买不起而已,当这个恐惧消失,所谓刚需会一下子减少一半甚至大部分。既然资产价格上升是会令人恐慌,只要作出资产分配,这个恐慌就自然消除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