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不是最坏的\屈颖妍

  明眼人愈来愈看出,今日香港,正步台湾后尘,因为政治,断送了经济、报废了一代人。

  当大家看到学联主席、年仅22岁的岭大学生张倩盈大言不惭在立法会公听会上说:“我一听到国歌就想呕。”社会哗然,但我想说,这还不是最坏的时候。

  更坏的日子将如何?看看今日台湾,就是明日香港。

  前几天,台湾一名青年人在台版“靖国神社”主持祭祀仪式,还被媒体赞他“帅气逼人”,你就明白,原来“听到国歌想呕”未算最呕心。

  在台湾最南部的屏东县,原来有个台版“靖国神社”于三年前悄悄揭幕了,它的名字叫“高士神社”。此神社原建于日治时期的1939年,是日本政府为了在日据地宣扬“效忠天皇”、“支持战争”、“挺身参战”的意识而设。二战时许多台籍日本兵出征前都会在神社前与家人道别,约定“如果我不能回来,以后就神社相见”。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神社被台湾百姓砸毁,只剩一堆残垣。直至2015年,日本神职人员佐藤健一表示,因台湾对日本311大地震踊跃捐助,故决定以重建神社作回馈。佐藤拿了1000万日圆来台,为屏东人復原已荒废70年的日治旧神社,并安放战亡灵位。

  日本人有个传统,就是神社祭祀官必须由日本籍人士担任。25岁的台湾青年黄俊瑜自小就梦想成为神社神职人员,却因非日本籍一直被拒诸门外,于是,他透过脸书跟佐藤健一联络上,向他表明心志,并愿意认他作养父,今年二月完成收养手续,改名佐藤冬木,入了日本籍,正式成为神社祭祀官,上周六在养父协助下,于台版靖国神社进行了第一场祭祀仪式。

  一个中国人,改了姓,换了名,认日本人为父,向阵亡的日军敲经奉香,这画面,是否比“听到国歌就想呕”更惨不忍睹?有台湾的前车可鉴,我们真的要好好想想,这败坏的覆辙,我们还要跟着走下去吗?

责任编辑:大公网 大公网

精彩评论发表评论

提交成功,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