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硝烟的三小时/屈颖妍

  朋友游长江三峡,传来美丽的天险照片,巧合地,我正坐在金钟,听75年前一个歷史人物的孙儿,说一段发生在长江三峡的惨烈战事。金戈铁马,血肉横飞,今日游人可安逸游江,实在要向岩石上的英灵敬个礼。

  长江最著名的三峡景区西陵峡南岸,有一处风景绝佳的天险,叫“石牌”。因为此地有一块状如令牌的巨石,令长江水流突然来个110度的大拐弯,故得“石牌”之名,亦成为军事上罕有的天然屏障。

  抗战期间,日军攻下武汉,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当时日军要乘胜追击,沿长江以水路攻入重庆是唯一途径。

  1943年5月,蒋介石下达命令,关系重庆安危,石牌天险绝不能失,一定要死守。于是,战区司令陈诚把重任交给自己最信任的嫡系部队18军11师,由师长胡琏带领。

  当时,陈诚上将曾给胡琏打过电话问:“可有把握守住要塞?”胡琏斩钉截铁地说:“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于是回头跟战士们起誓:“从明天起,我们将与敌人短兵相接……战至最后一个,将敌人枯骨埋葬于此,将我们的英名与血肉涂写在石牌的岩石上。”

  天险上的战况不为人道,然而最骇人听闻的,是当中有三小时完全没有枪声的对垒。

  没有硝烟的战争才是最惨烈的战场,因为双方已打到无法开枪的程度,于是上刺刀肉搏是最后选择,厮杀足足持续了三小时,这也是二次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白刃战,结果,1500多名中国士兵躺卧在中国最美的江山,2000多名日军魂断石牌,日军败退了,门户守住了。

  《中国国家地理》曾如此描写这场石牌守卫战:“那时候,中国农民家的孩子营养普遍不好,十六七岁的小兵,大多还没有上了刺刀的步枪高。他们就端着比自己还长的枪上阵拼命。如果他们活着,他们也会在自家的橘园里吸着小口的香茶,悠闲地看着儿孙,温暖地颐养天年。可他们为了别的中国人能有这一切,死掉了。”看着这段歷史,猛然惊觉,我们就是这些呷着香茶享受太平日子的中国人。

  这天,在金钟,听完胡琏上将孙儿说往事,我上前向他握手言谢,不独是谢谢他的分享,更要谢谢所有守住国土的先烈,没有他们的血和魂,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安乐日子。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