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行事乖张 欧洲领袖无奈/孙海潮

  美国以俄罗斯构成强大军事威胁的名义,把西欧牢牢地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西欧大国作为美国“铁友”,自二战以来基本上随着美国的战略部署起舞。戴高乐执行“法国例外”的外交政策,但仍是在与美国保持战略一致的前提下不时闹点独立性。

  2013年,法德联合反对小布什“新保守主义”政府,以所谓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酿成欧美关系史上的最大危机。在美军推翻萨达姆成为既定事实,小布什回覆希拉克将出席诺曼第登陆60周年庆祝仪式后,经过年馀僵持的欧美关系实现转圜。

  美已失全球领导角色

  特朗普在竞选和当选以及执政后,欧美关系再次出现龃龉。两年的时光即将逝去,欧美关系中的阴云非但没有消散,而且还在累积,更是全体“老欧洲”集体与美作对,但欧洲并非反对美国,而是“强烈要求”美国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共同捍卫西方共同价值观所引发的争执。

  特朗普由商业巨擘摇身成为美国总统,以商人之心度量世界局势,横竖都认为是别国佔尽了便宜。美国出钱出力出兵,只是充当了冤大头,因而便有了“欧盟与美竞争而德国最坏”和“日本吸血”,以及盟国先把“保护费交齐再谈其他”的“狠话”。

  特朗普明确提出,所做国际承诺和签署的国际协议要么退出,要么重新谈判。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力劝特朗普“团结和领导盟国”,均遭冷遇甚至某些不堪。默克尔在深感失望之馀,多次强调“欧洲不能把命运交由别人掌握”,还要执行平衡的大国政策,特别是要与俄罗斯搞好关系。

  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使欧盟深感恼怒,被认为是对欧盟和欧美传统盟友关系的重大打击。法德英领导人轮番劝说,特朗普皆不为所动。但特朗普扬言大幅提高钢铁和铝製品进口关税后,欧盟急谋对策,美国随后调门有所降低,欧盟稍安但仍心有馀悸。

  而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则使欧盟感受到了深入骨髓般的恐惧。法国总统马克龙访美,主要使命一是劝说特朗普放弃贸易战,二是不要退出伊核协议,接踵而至的默克尔执行相同使命,均无功而返。

  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法德英三国领导人当即会晤并高调宣布不会退出。马克龙指出,正如巴黎气候协定没有替代版本一样,伊核维也纳协议也没有替代版本,呼吁行使“欧洲主权”,捍卫多边主义而不轻易附和别人。默克尔重申欧洲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5月10日凌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一天半之后,以色列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多处目标发动空袭,是2011年叙利亚战争以来以军发动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伊朗已把特朗普称为“外交妖孽”,反美的怒吼响彻伊朗全境,令美伊关系处于1980年断交以来最危殆的时期。

  法国和英国与美国因“化武”事件对叙利亚发动空袭,遭到议会和反对党强烈质疑。马克龙辩称空袭前已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法国因此而成为叙问题的当事方,随后在联合国安理会提交“公正解决”叙问题提案,遭俄否决。马克龙和英国首相文翠珊通过配合美对叙施压影响特朗普的希图彻底落空。

  退伊核协议和平无望

  欧盟的最大担心,是美退出伊核协议和为以色列壮胆可能使中东陷入全面战争,“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亦将捲土重来,直接受害者自然仍是欧洲。若巴黎歌剧院前恐怖分子持刀砍杀路人的一幕重演,将再次使法国举国震惊。第二大担心是将会蒙受巨额经贸损失。伊核协议签署后,法德意三国与伊贸易和投资额急升,美对伊制裁势必影响欧洲公司与伊合作。

  马克龙和默克尔分别强调要“显示欧盟主权”和“掌握自己命运”,正是因为欧盟难以在美国面前显示主权和没有掌握自己命运。欧盟对美国有着太多的不甘与抱怨,马克龙在美国议会和大学的讲演中已充分表达,但在具体行动中并无多少“自由度”。马克龙批评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违反国际法,要求以“克制”,不要扩大战火和枪杀巴平民,又说以拥有“防御权利”。这便是欧盟(包括日澳韩加等)作为美国“战略跟班”的尴尬与无奈。

  欧洲舆论称,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现在只有一个盟友——以色列。欧盟将在捍卫自身利益的过程中与美“据理力争”。结果如何?只能且走且观察了。鼠首两端的欧洲并无多大迴旋馀地。

  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原驻外大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