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是走累了的街道/李丹崖

  每一条胡同都曾是城市的主角。它们威风过,承担过旧时车辆,让舒服的风,让来来往往的人从中经过,而后,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欲望和社会需求让街道越来越宽,胡同逐渐由主角变成了配角。街道上,车水马龙,胡同蜷缩在城市一隅,不争不逐,不卑不亢地静享光阴,在胡同看来,每一寸年华每一处位置,都是时光的恩赐。

  在故乡的北关老街,有一条神路巷,这里曾被老百姓认为是城隍爷出游的必经之地,所以,称之为“神路巷”。后来,随着周边街区的变迁,城隍庙倾塌,神路巷也显得越发窄小,人们把神路巷更名为“神龙巷”,窄窄的胡同,可不就像是一条龙吗?的确,神仙走的路,化成了一条龙,灵气毕现,也很有神韵。城隍庙不见了,人们念及这条路的名字,一样馀韵悠长,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样的名字永远要比新时期许多路名要有意思得多。

  我还曾遇见过一座巷子,名字是“清风巷口”。多么优雅,似乎是从《诗经》里走出来的名字,如今,尽管蜷缩在城市的角落里,只待我这样的地名爱好者从旧志中寻觅到,它却并不感到寂寞。我走进这条小巷时,它脚下的野花开着,巷口的街牌虽已生銹,有深蓝油漆的地方却锃亮如初,这也许就是一条巷子的“不改初心”吧。这样的巷子,尽管破了点,却不破败,让人一走进去就肃然起敬。我甚至有时候想,若是开一家名叫“清风巷口”的书店或者咖啡吧也不错,或许,还能做一档廉政类栏目的公众号,一样别出心裁,一样的令人清心赏目。

  胡同,是社会最好的记录者。这种记录,不光体现在建筑上,还有许多风土民情、人文传说,都在胡同里得以延续。因为,在胡同里住着安土重迁的老人,他们身体力行地记录着时光深处的细密脉络,就像这些胡同,放远了在高处看,也是细密繁复的神经,一座城市的末梢神经,牵扯着每一寸旧光阴。

  社会不停地向前发展,人们不停地抛弃一些旧习俗,城市不停抛弃一些旧设施,有太多城市在时光的大漠里被掩埋,又有太多的城市在时光的废墟中重建。每一座建筑都有自己的寿命,每一片街区都有自己的轮迴,我们总感觉到,有很多街道在匆匆的时光步履里走累了,慢慢把接力棒交给新的街道,它们退缩成了胡同,不再装载高大上和“主流”,只装载温馨的小市井,还有“明朝卖杏花”的吆喝声。

  胡同是走累了的街道,街道是还在亢奋前行的胡同。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