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变阵转型 证“港独”“自决”死路一条/陈光南

  “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和常委罗冠聪22日出席电台节目,言语间流露出一片悲观情绪。二人声称,中央政府对于“港独”和“本土自决”态度更加坚决,特区政府对于这个问题的底线也看得很紧,市民对于“港独”和“本土自决”採取了非常冷漠的态度,慨嘆“民主运动”已经走到了低潮,“众志”参选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罗冠聪更加说由于选举要填写确认书,“政府堵死参选之路”,他为了考虑自己重新定位,短期不会再参加选举,而是专心完成大学的学业,免得继续是一个“中学生”一事无成云云。

  参选路中断 内部即分裂

  林朗彦和罗冠聪慨嘆青年学生已经对街头抗争政治不感兴趣,很难再聚集青年学生搞什么运动,主要是因为青少年看到了主张“港独”和“本土自决”的人被DQ,而且还要坐监,认为跟着“众志”不能有什么作为。他们称“众志”现在最需要的是多做“讲述”的工作,争取更多青年人“觉醒”。一般情况下,“众志”不会参选了,不排除找寻“民主运动”的“空隙”发展自己。“众志”有可能以抗议性质派人参选,测试当局的底线。

  现在“众志”的经费一部分是由区诺轩的薪金和津贴支付,林朗彦和罗冠聪被问到他们的资金来源,他们说主要靠“某些市民的捐助”,所以“众志”职员的工资非常微薄,支持下去亦很困难。真的是这样吗?

  “众志”的前身“学民思潮”在2010年的“反国教”事件中奇迹般冒起来,有人计算过,在政府总部连续举行多天的所谓静坐大会,涉及的财力物力人力数以亿元计算。到了非法“佔中”,学联和“学民”更加成立了“大台”,俨然以司令部自居,那个时候所得到的物资和金钱更加惊人。黄之锋更加被美国的“时代周刊”吹捧为风云人物,在李柱铭的推荐下,得到美国政要的接见,黄之锋俨然成为李柱铭的接班人,向特区政府提出把立法会选举参选年龄降至十八岁的要求,以便他参选成为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

  随着罗冠聪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周庭也被禁止“入闸”参加补选,黄之锋出选港岛南区区议会的计划随时胎死腹中。“众志”失去了选举的出路,所有背后金主立即停止“泵水”。

  “众志”可谓其兴也勃,其衰也速。“众志”的核心人物,也开始感到了外部势力的支持大大减弱了,开始树倒猢狲散。今年四月份“众志”改选,传出了周庭争连任堕马、黄之锋信任票险失守的消息。最后罗冠聪连主席一职都不想担任,说要专心读书,不想“这辈子一事无成”,“令妈妈担心”。

  据悉,“众志”新主席林朗彦最初只是希望竞逐副主席,但他无法取得足够“信任票”,令改选差一点流选。后来领导层发现,并无人报名参选主席一职,遂临时改变“游戏规则”,最终由林朗彦当选主席。而原副主席黎汶洛在改选当天则宣称“因有家事”,未能出席会议。其实,他因为没有机会参选立法会,对“众志”也心淡了,他宣称需要“换个身位”。

  “众志”领导层改选,除了黄之锋第二度连任秘书长外,其他领导层均大换血。林朗彦出任主席、副主席悬空,副秘书长则由陈珏轩担任,而被DQ的罗冠聪则“退居幕后”担任常委,其他常委包括郑家朗、廖伟濂、敖卓轩、梁延丰都是新人。至于前常委周庭则退任为普通党员。“众志”并没有公布今次改选方式及详情,据知“众志”成立两年来一直没接受公开入党申请,目前党员人数只有约20人,而今次改选亦是由该20多人互选产生。

  “风云”当头起 “众志”沦跟班

  另外,“众志”同时宣布,上年底才出任副主席兼南区社区干事、罗冠聪的女朋友袁嘉蔚申请退党。袁嘉蔚退出“众志”,可能因为留在“众志”没有薪水,而转职区诺轩议员办事处做地区工作则享受薪水。亦有人说,袁嘉蔚退党的原因是与其留在“众志”断绝参选机会,倒不如做“区诺轩第二”,与“众志”划清界线,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看来,“众志”这个招牌虽然能够保留下来,参选之路已经中断了,幕后老闆希望能够组织另外一些人参选,并将目光转移到明年区议会选举,参加戴耀廷的“风云计划”,假扮“政治素人”参选;而“众志”则发展地区桩脚,成为了“助选”跟班。

  “众志”的分崩离析和变招,说明了一个形势的动向:人心思治,任何“港独”、“自决”主张均不得人心,也必然受到中央政府有力的遏制。事实说明,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释法,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及时的,起着扭转乾坤的作用。中央政府派员到香港,讲述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维护中央政府的全面管治权力的必要性,讲清楚了任何人参与建制,都不能做损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事情,并且强调立法会和区议会都要执行签署确认书的提名制度,令曾经有违反基本法纪录的人不可能再参加选举,更起了震慑“乱港派”的效果。

  建制派团结一致,趁着四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被DQ的机会,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大大改变了立法会的政治生态环境,使得反对派“拉布”的策略寸步难行。“一地两检”的立法会辩论,有力地揭发了反对派对抗主流民意、破坏高铁准时通车的图谋,使反对派陷入空前的孤立。反对派在许智峯抢手机 事件中,包庇抢劫恶行,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反对派在政治上和道德上,都失去了高地,失去了动员力,最后使得“众志”感到走进了死胡同,不得不暂时“潜水”,完全是咎由自取。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