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人同马的情缘/高秋福

  图:“一人驾驭多马赛”疾速如闪电 作者供图

   据另一位匈牙利问题专家周东耀介绍,匈牙利东北部的霍尔多巴吉大草原是这个国家良种马的驯养基地,有多个闻名遐迩的马术培训场所。无论匈牙利人还是外国人,总是抽闲到那里一试身手,挥上两鞭子,体验一下往昔金戈铁马生活的滋味。可惜,因时间关系,我无缘前往。但在布达佩斯西南方的巴拉顿湖区,我倒是看到另一种盛大而别致的赛马场景。一座有上万个座位的体育场内,男女老幼人山人海。一大帮年轻的骑手精神抖擞,英姿飒爽,牵着几十匹高头大马鱼贯入场。这里举行的不是一般的速度型赛马,而是别有一番景致的技艺表演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种是“一人驾驭多马赛”。一个骑手揽着五六匹马,号令一下,这些马一起奔跑。骑手从一匹马的脊背上,轮番跳到其他几匹马的脊背上,或坐或卧或站立,揽弓射箭。身段之轻盈,步履之稳健,射技之高超,令人惊悚不已。另一种是“多人骑马联赛”。三四个或五六个骑手一组,每人身跨一匹马,而所有马的腿部都用绳子联结在一起。一声令下,这些马同步齐奔,疾速如闪电,气势如排山倒海。还有一种是“多马拉车赛”。三四匹甚或五六匹不同毛色的高头大马并驾拉着一辆宽大的胶轮车,一个或几个驭手站在车的辕头,左手紧紧抓着繮绳,右手挥动皮鞭。号令枪一响,三四辆相同的马车起驾狂奔。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这些马车你追我赶,风驰电掣般滚滚向前。所有这些独特的赛马形式,据说均是模仿马扎尔人先祖骑马征战的雄伟场景,展现本民族自古就宣导的尚武精神。

  从巴拉顿驱车前往东南部参观,路遇一个迥然不同的马车场面。在一条不太宽的乡间小道旁边,停着十多辆胶轮马车。每辆车都由两匹枣红马驾辕,车辕上绑着红绸布,马头上繫着大红花。这原来是一支迎婚的车队,闪停在路边给我们让路。出于记者职业的好奇,我们不禁停下来进行“现场採访”。原来,这里的习俗是,举行婚礼的那天,新郎要在亲友陪同下到新娘家去迎亲。迎亲的车队前后均有小乐队,中间则是衣饰华美的亲友,而摆满鲜花的那辆车上坐的则是新郎和新娘。新娘穿着雪白的婚纱,头上扎满花枝;新郎身着黑礼服,打着黑领结,戴着黑礼帽。我们走上前去向他们表示祝福。他们一面道谢,一面则说“真没有想到老家会来人致贺”。没等我们揣摩出这句话的含义,懂匈文的朋友就解释说,匈牙利人总把我们中国人视为“亚洲老家人”。闻此,大家均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给迎亲的场面平添一道欢乐的气氛。我们的汽车开动,迎亲的马车紧随而来,人笑马欢,鼓乐齐鸣,好不热闹。我们再一次见证了匈牙利人千百年来保存下来的马文化传统。

  马文化传统在城镇也相当浓郁,只是形式有所不同罢了。就拿布达佩斯来说吧,老皇宫前面的广场上,每天都可看到壮观而漂亮的传统马队在巡游。齐刷刷的一色红鬃马,威凛凛一派“胡萨尔”装束的轻骑兵,成为这座城市一道有名的亮丽风景。而在贯穿全城的多瑙河畔,横跨河上的链子桥头,我们则不时看到一些装饰得非常漂亮的双驾马车来往奔驰,把游客送到一些著名的旅游景点。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到处可见的各种形态的马的雕像。从街巷、广场到教堂、宫殿,布达佩斯有多少马的雕像,谁也说不清。老皇宫前面的广场上,有一匹高大战马独处的青铜雕像。

(中)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