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祈祷落幕时》扭曲亲情

  图:浅居博美(右)与加贺恭一郎各自都有心结

  解谜破案一向是小说、电影等爱用的题材,只是在科学鉴证手法层出不穷的今天,传统上靠推理寻找行兇手法的桥段,显得愈来愈“离地”。当然,像已故日本作家松本清张那种社会派推理小说,不以破案作为创作的目标,而是通过查案过程来展示作家想讨论的社会问题,那科技进步对创作的影响就很有限,像改编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的日片《当祈祷落幕时》,就是这个情况。/行 光

  《当祈祷落幕时》是东野圭吾以加贺恭一郎为主角的最新作品,电影一开始以加贺的视点出发,讲他母亲离家出走多年的下落,并留下了加贺追寻母亲生命中最后伴侣的尾巴。然后镜头一转,故事来到了当下,在东京都葛饰区一间廉价公寓内,有人发现了一具腐烂女尸,死者是住在滋贺县的中年女性,而公寓屋主越川睦夫则下落不明。警方调查后发现死者来到东京,是为了和多年未见、现职舞台剧导演的国中同学浅居博美见面,但二人和越川睦夫之间看似毫无关联。

  在兇案发生后不久,现场附近的河边有流浪汉被杀后烧尸,警方几经转折后发现这就是兇嫌越川睦夫,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负责查案的松宫修平向表哥加贺恭一郎求助,而加贺在兇案现场的证物中,发现这宗谋杀案竟然与自己离家出走多年的母亲有关……

  解母亲离家谜题

  加贺恭一郎这个角色早在东野出道初期的作品中已登场,随着时间推进,这个偶尔出场的角色也同步成长,由最初的大学生,到后来的警察,并在一系列名为《新参者》的电视剧中登上荧光幕,进而发展到推出名叫《神探加贺:麒麟之翼》的大电影,已经为他架构了一个完整的世界。阿部宽由电视剧集《新参者》开始扮演这个角色,到现在,他已成为加贺恭一郎的化身。加贺的亲人朋友在这些作品中稳定地出场(也基本沿用同一批演员),唯独是他的母亲,从一开始就是原因不明的离家出走,这也是加贺恭一郎和父亲关系疏离的主因。

  《当祈祷落幕时》则是要处理这个多年未解的谜题,电影开宗明义就讲明这事,这点也可以说是加贺恭一郎系列的新起点。同时,电影也带出了各种亲情,父母如何守护(或破坏)子女幸福的故事。

  用侦探故事讲两代关系,父子、母女不能相见的母题,很自然会让人联想到松本清张的名著《砂之器》。《砂之器》其中一个主题是日本社会对麻风病人的歧视,如今日本社会对于麻风病已不再污名化(甚至矫枉过正地在新版的《砂之器》电视剧中,把麻风这个要素抹去),但并不表示没有其他社会问题可讲。其中一个影视作品常谈及的问题是学校的霸凌事件,学生集体欺负排挤某个同学。这个话题,也是加贺恭一郎系列中常见的母题,由早期的著作《恶意》到上一部被搬上大银幕的《麒麟之翼》,都有这个要素,《当祈祷落幕时》也有,不过并不是最重要的一点。

  案情推进非重点

  电影中更加有趣的社会问题,应该是那些为核电厂做检修的人员,原来他们是四处流浪的临时工人。加贺恭一郎母亲的伴侣从事这种工作,所以多年来加贺都找不到这个人。好像高科技的核工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僱佣方式?多少让人联想到福岛核灾后,核电厂僱用低下层劳工去清除污染的报道。核工业在日本无疑是个不受欢迎的工种,也成为了失踪人口藏身的好地方。

  但这部电影最后要讲的可能还是亲情,一种相当扭曲而痛苦的亲情,甚至比《砂之器》里面的父子关系更痛苦。有趣的是,两个故事各自都有一个艺术家,《砂之器》的是作曲家,《当祈祷落幕时》则有一位舞台剧导演,排演的戏中戏则是《曾根崎心中》的新编,同样是一个痛苦扭曲的人生故事。或许东野圭吾的原著和电影的改编,其实都把重点放在亲子关系上(有加贺恭一郎和父亲/母亲,浅居博美和她的父亲/母亲多重关系),所以对整个案情是否合理,倒不用太着紧,究竟有什么问题?这里就不剧透,观众入场就会了解。当然,说到底这部电影的重点不是解谜,而在亲子关系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