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武宗废佛/陆布衣

  宋代赵令畤的笔记《侯鲭录》卷第二载:

  唐武宗即位,愤怒地发表宣言:使我天下穷困的,是佛教!下令全面清除寺院,清退僧人。这场废佛运动,拆除寺庙四千六百所,清退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还有为寺庙服务的奴婢十五万人。西京,保留了四座佛寺,数十个僧人;东京,只留下两座寺庙。

  唐武宗前,佛教已经有两次大劫。公元四四五年,北魏太武帝下令,诛杀长安僧侣,焚毁佛像,全国废佛。第二年,再度下令焚毁佛像、经籍,坑杀寺僧。公元五七三年,北周武帝下令:禁止儒家以外的祭祀,废除四万寺院,三百万僧众还俗为军民。

  唐武宗前的两次大废佛,各有各的原因和触发点,但一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此多的僧众,既费钱,又碍事,不如找个由头——一个人的信仰,决定了他的处事态度。

  要学会全面客观看问题,真的很难,即便他是皇帝。废佛运动,成绩固然巨大,但天下就此富裕了吗?肯定没有,因此,佛教不是天下穷困的最主要原因,佛教不是,其他教也没这个能耐。天下的贫富,取决于综合治理,是个互相联繫互为因果的有机体。

  不过,佛教的兴盛,的确也带动了更多的产业,看看,为四千六百所寺庙服务的,就有十五万人之多。赵令畤写这一段的时候,还有几句小字体的附记:本朝景德中,天下有二万五千寺,嘉祐间有三万九千寺。几百年间,已经数十倍发展,那是怎样一种景象呢?

  其实,这还都是表面的,佛教是精神产品,靠的是思想传播,佔领一个人的灵魂,那才厉害。也许,唐武宗想让他的君本位思想永远流传,而用天下贫困祸首的理由来废佛,只是一个藉口罢了。况且,一个道教徒做出这样的行为,难免不挟私。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