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米 哈

  常常想,究竟,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分辨一个人“青春”与否呢?答案是:好难。但,我还是想有一个说法,就算只是一个不科学、不客观的看法,我想:青春的人,总是不愿意睡。

  小时候,我总是不愿意睡。父母赶我到床上后,我循例说一句:“早抖”,然后就大被盖过头,开始我的睡前日课:想故事。

  我觉得,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的时间,是我创意最旺盛的人生阶段。在这段创作黄金期,我以睡前章回说书的方式,想成了三部长篇超现实魔幻主义小说(还有数十部零星的短篇创作)。

  第一部:《红剑传》。话说,我在学校剑击队的储物室中,找到一个木盒,好不容易打开了盒子(花了两晚的睡前时间),原来里面藏了一把剑柄,只有把手,没有剑刃,当我要拿起这把全红色的剑柄之时,时空忽然陷下,我就此掉入了神秘的国度……

  第二部:《寻》。又一篇歷险故事。主角不是我,而是一个叫辉的男孩,他在渔村长大,锻炼了一手空手捉活鱼的好功夫。故事从一幕《渔村战巨龙》开始,然后辉便跟随故事中不同的提示,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从头到尾,不断遇上不同的师傅、伙伴,于是又学会了不同的武术、智慧。大家都说辉是救世主,天命是要他找到“信物”,好以救苦救难。然而,到故事结局前的一刻,都没有人知道“信物”究竟是什么。其中,一幕《七武士误入迷宫阵》,足足想了我一个月的晚上。

  第三部:《一个伏兵的故事》。这故事描述一个前线的哨兵,每天伏在战壕中,看着前方远处城市的灯火,然后“有拳头、有枕头”。创作的启发点,源于那段时间,身为作者的我改变了睡姿,从侧睡变为“趴睡”。

  那是一段美好的睡前时光,总是能够带我进入美好的睡眠。睡前想故事,成为了我的儿时习惯,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愿意睡去。我希望,夜不会完。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