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灯/熊 莺

  卧佛院树下的老人看见了什么?地主老财被逐出府邸,住进满壁经文的藏经洞石窟。“五保户”迁入新居。以卧佛为倚靠,一溜瓦房盖在卧佛下。佛头下恰是厨房,炊烟熏黑了佛髻。

  散布安岳的佛像,据载有10万馀尊。卧佛院于城北,城东的绝壁之上华严洞,也有一位老人。老妇家居寺侧,她与老伴,以及另外一对夫妇,一同受僱日夜护守华严洞。食宿洞中(“华严洞”与“大般若洞”组成华严洞景区,上世纪末,大般若洞里的十八罗汉、阿难、韦驮头像被盗)。老妇看见,他们的老生产队长活到了九十多岁,队长在世时,破“四旧”,有人来砸神明,正是收豆子时节,他让村民用豆桿塞满华严洞,收割稻穀时,又让村民用穀草一层一层封住洞口。老队长那时几近哀怜地乞求来人:它们不吃,又不喝,砸它们做啥呢?

  讲解员周春翻出早春时接待过的台湾团照片来看。近20人,有大学学者、比丘尼、诸游学者。去华严洞的路,山高路险,客车是怎么上去的?还未对外正式开放的此处,他们又如何得知?是不是冥冥之中有所知,知许多,包括安岳摩崖石刻,“上承云冈,龙门石窟,下启大足石刻”。于是他们怀虔敬之心来了,每位的行李箱里,多出了一本书,《心经》;多出了一丸灯,莲灯。

  卧佛前,那位大学学者,临佛模样侧卧于地,拍照留念。一位比丘尼,褪去芒鞋,闭目,于日月光华时光逡巡间,禅坐。华严洞,洞内幽深,他们结跏趺坐,坐成圆圈,坐回到开凿此洞的宋代、千年前的泥地上,如同古人,他们课诵。每位的面前,一盏灯,繁星一样点亮。他们的身后,善财童子上天入海,“五十三参经变”,隐约可辨。洞口正前方,菩萨低眉。“华严三圣”──毗卢遮那佛、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头戴宝冠,垂目他们,也似垂目古今世间。

  “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然百千灯,冥者皆明……”,一丸灯,一位女孩那时托起来是不是要照看手中经文,不经意间,照得那一张脸,清朗明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