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拾字君

  《说文解字》中说,“欺,诈也。”《新书.道术篇》中说:“仁义修立谓之任,反任为欺。”讲仁讲义叫“任”,不仁不义就叫“欺”了。

  拾字君一直以为,“欺骗”是一种建立在信息不对称基础上的勾当,通过对事实的扭曲或者隐瞒,以“损人”来“利己”。“欺”是必须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旦暴露在阳光之下,就必定会败露无遗。

  但拾字君最近看到的一则数据,则刷新了我对于“欺”的认识─一九八七年四月十五日晚,美国国税局改变了一项规定:此前纳税人在报税时只需要填写每名受其监护儿童的姓名即可获得相应的免税额度,但此后需要提供社保号码。于是,七百万名只存在于报税表上的“幻影儿童”在一夜之间消失了!这个数字相当于当时美国近百分之十的儿童数量!

  假设,每个参与这场欺骗的家庭虚报了四个“幻影儿童”,也就是一百七十五万个家庭,至少三百五十万美国人参与了这场规模浩大的集体欺骗!是他们彼此不知,非常默契地,在合众国各个角落,都找到了税务登记上的同一个漏洞?还是已经变成公开的秘密,大家你欺我欺大家欺,彼此心照不宣,直到官方忍无可忍?拾字君实在难以想像前一种巧合的可能,这,是一场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欺世之行”。

  而阻止这场“欺之盛宴”的,是三百五十万人同时的良心发现吗?肯定不是,只是欺骗的成本变高,或是“无法胡编乱造一个社保号码”的技术门槛,或是“当局已经提高警惕,再做恐怕要被惩罚”的心理恐惧。

  欺人欺到了一定的程度,连自己的本心都一併蒙蔽,告诉自己所做之事,人所共知,世所同为,法不责众……就成了《康熙字典》里说的“自昧其心曰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