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友/斯 人

  有外国幼童和老人院长者做笔友,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组合。

  现代孩子都不写信了,让他们提笔书写,对小孩子来说,可能是一种有趣的过程。看看自己的笔迹,读读自己造的句子,再想像一下对方那位年逾古稀的老大爷老奶奶收到信后的感觉,又要想像一下老人家怎么回他的信,那一定让他小小的心灵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开掘。

  然后收信的兴奋,读信的雀跃,互相观摩谈论,足有几天时间会被一封远方来信佔据他生活中的重要位置。

  那些老大爷老奶奶,都有丰富的生活经验,有对于小孙子小孙女一样的幼童慈爱的心,互相关怀问候,了解彼此的生活,快乐与苦恼分甘同味,在他们单调而孤寂的晚年生活里,平添一种难得的生活情趣。

  小孩子写信要铺排文字,要把话说得动听,又要训练表述的技巧。有什么值得向一个陌生老人家诉说的呢?他又要用一点心思去筛选、组织,发掘生活中有趣的事情,那个过程,又使他养成一种审视个人生活的习惯。

  这真是一种一举多得的安排,是谁想出这么好的主意?这种笔友的安排,可以在大量老人院和幼儿园里推广,一则减少幼童沉迷游戏,二则减少长者生活的孤寂,不时还可以安排笔友会面活动,老小一家亲,其乐无穷。

  生活每每给人惊喜,这是生活本身有趣的地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