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须避免“本土自决”绑架\陈光南

  民主党现正处于最尴尬最徬徨不安的时刻,也处于十字路口,是继续支持“本土自决”,还是回归温和路线?举棋不定。

  梁天琦等人在旺角暴乱案裁定暴动罪罪名成立,标誌着所谓“本土”势力已经走到穷途末路。最近“香港众志”领导层大改组,有的人退党,有的去读书不再参加选举,并且表明参选时需要签署确认书的制度,已堵死该党选举路,并宣称“民主陷入低潮”云云。

  与“本土派”藕断丝连

  而民主党正面对“左右做人难”的困局,因为党内有一批少壮派仍坚持和“本土派”走在一起;但是基层党员则认为这是政治自杀,应该返回比较温和的路线。又有一些所谓元老级人物,例如李柱铭和何俊仁,仍然主张民主党走偏激路线,他们和黎智英关系密切,并且掌握着大水喉,极力支持少壮派。区诺轩从民主党出走,参选成功当选,可能是民主党的策略性安排。表面分开了,但是仍藕断丝连。区诺轩下一次再参选,恐怕已经很难再“入闸”了。

  中央高调地强调要按照中国宪法和基本法管治香港,行政长官也开始批评“港独”,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将会更加严谨地执行确认书制度,要求参选者真诚拥护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指出,高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可能影响参选的机会,并非空穴来风。

  早前,有一些“本土派”分子要求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和他们一起要高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但民主党议员并未理睬,这是比较理智的倾向。之后,“本土派”立即攻击民主党,批评民主党的议员“为了九万元的立法会议员工资”、“恋栈权位”云云。

  民主党三心两意、举棋不定,最大原因在于该党没有看清香港的形势、香港人心变化,仍然以为“港独”、“本土”仍有出路。有一个时期,每逢台湾举行选举,民主党必然派员到当地观摩,学习民进党的选举文化。这种取向中毒很深,有些人到现在仍以为民进党仍然很有希望。事实上,民进党和蔡英文已经走入了死胡同。民进党仍死抱“台独”纲领,在岛内大搞社会族群撕裂、蓝绿阵营对决。这一套斗争策略在反对派眼中如获至宝,更在香港照办煮碗上演,实践的结果是民主党吃了大亏,造成该党内部分裂,新香港同盟分裂出去了,民主党元气大伤。

  “钉书钉事件”、“许智峯抢手机 事件”其实都是民主党模仿民进党的斗争手法,选择不择手段,行为走向偏激。这些现象说明,民主党内部文化发生改变,在地区工作默默耕耘的骨干党员不会得到提拔,反而仿效民进党以激进手段“博出位”的人,却可以火速上位。许智峯正正是这样急速上位的典型人物,成为了党员争着学习的“榜样”。今后的选举中,“钉书钉事件”、“许智峯抢手机事件”势将成为民主党不光彩的标誌,令到民主党失去公信力、失去道德高地、失去选民支持。民主党若继续包庇党内激进派,结果是必然蒙受巨大损失,什么纪律性、道德性的本钱都将输光了。

  学习民进党死路一条

  看一看蔡英文诸事不顺、民望下跌到低点,就应该知道学习民进党是没有任何出路。短短一个月内,先后有两个“邦交国”宣布与台湾“断交”;承认自己“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民众比例创八年来新高;大量台湾年轻人前往大陆升学和找寻工作机会,因为大陆的经济规模早已超越台湾,台湾大学毕业生在大陆机会处处,月薪更超高于岛内只有不足六千港元的水平。近年台湾崛起一股不要蓝绿的“无色势力”,不少民众认为“台独”没有出路,民进党的族群撕裂政策更是一场大灾难,当中尤以年轻人倾向支持“无色势力”。台湾民众的倾向如此,香港民众更应明辨“港独”“自决”绝无出路。

  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7月在香港向包括立法会议员在内的各界市民讲话时,提出了“要相信港人,要相信香港,要相信国家”的忠告,这对于民主党很有参考的作用。民主党现在应该下定决心,不要被“本土派”绑架。更不必要为被取消议员资格的姚松炎、罗冠聪、刘小丽、梁国雄护航。事实证明,刘小丽、梁国雄提出司法覆核是一件相当愚蠢的事情,因为今届立法会只馀下两年任期,而司法覆核的排期时间很长,动辄需要两三年,而且输掉官司的机会很大,到时他们可能需要支付一笔天文数字的堂费,如果赔偿不了,就要申请破产,连之后五年的参加选举机会也没有了。

  民主党这样大力支持这样的一些人,说明自己是反智的,而且也得不到任何回报。

  刘小丽最近已经决定撤回司法覆核,不单积极准备参加补选,而且亦安排了“B计划”人选,一旦自己无法“入闸”便由工党的李卓人代为参加选举,这等于是故意排斥了在九龙西拥有强大地区实力的民主党参选机会。

  削弱和打击民主党已经成为了“本土派”的既定方针了,民主党领导层是否有“被虐待狂”?还是根本就不考虑自己支持者和选民的意愿?若果令长期支持该党的选民心淡,这样民主党就真的“玩完”了。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