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杯格瓦斯\凡心

  认识“格瓦斯”这种饮料,是在苏俄小说里。那是一种用残馀黑麵包发酵酿成的饮料。根据小说描绘,它在酸甜之间,好喝且解渴,农民们都爱在劳作后喝上一口。它又是他们饭桌上的饮料,常盛在一个俄罗斯陶罐里。

  它就是香港人饭桌上常见的“可口可乐”吧。

  北京小住期间,常有同学聚会饭局。一天有位学姐请我到京城的基辅餐厅吃饭。那餐厅为乌克兰人所开,大名在外,正宗的乌克兰美食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她拥有一批歌唱家。他们都是国宝级的演员,来中国餐厅演唱,枱面上的原因可说是为了艺术,接地气的解释却令人心酸。乌克兰的局面,真正的艺术家大概也是手头拮据的。

  餐厅取的是乌克兰首都的名字,地处海淀玉渊潭南路。坐出租车去,下车还要问路,但一问无人不晓。她在小路入口,应是租了挂“中国电子学会”牌子大楼的地下室或车库改造而成的。沿楼梯拾级而下,见到两边墙挂的演员相片,果然来头不小。到了餐厅先见到大红的房顶和一个大酒吧亭,三行长桌按乌克兰的习惯铺着白桌布,服务生也穿着乌克兰特色的衣装,营造出乌克兰的文化氛围。

  学姐特别点了“格瓦斯”。端上来一看,它装在一个铝瓶里,由一家北京的饮料公司生产。瓶上说明它由黑麵包提取液、蔓越莓汁、苹果汁、保加利亚乳桿菌、蜂蜜等八九种原料製成,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等五、六种营养。

  一瓶有两公升八杯,五十八元人民币。

  我是第一次喝“格瓦斯”。觉得味道不错,酸甜适中,解暑也解渴。

  过去只用黑麵包残渣製成的饮料,该带着阳光和土地的纯朴芬芳,还有家庭製作的温暖。现在大工业生产年代,製作可能比过去精良了,但少了一份老妈妈忙前忙后的画面,便失去了那份原始温度。

  那天歌唱家十二点开唱,二人轮流出场,手风琴伴奏,唱的多是有些年纪的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曲。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