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奥尼索斯与张国荣(三)\杨骐

  如果“戴奥尼索斯”是一个“理念”,那么世间这众多逆反常规的偶像,便是戴奥尼索斯的“摹本”了。不同时代的“戴奥尼索斯”,用他们各自的方式,来解放我们被规训得太服帖的身与心——哲学家米歇尔.傅柯写下《规训与惩罚》和整整四大卷《性经验史》,舞蹈家瓦斯拉夫.尼金斯基无视古典芭蕾的底线而完成了《春之祭》,歌手大卫宝儿脚踏红色高跟鞋上台,而张国荣蓄上长髮举办了他的“热.情演唱会”。

  带领人们违反教规、肆意跳舞的人就是撒旦,和戴奥尼索斯如出一辙。然而,张国荣还不是真正的戴奥尼索斯,他也生存于牢笼之中——这个被称作“娱乐圈”的牢笼。

  “唱片销量不代表一切!这句话只有唱片销量理想的人,才有资格这么说”,这对全世界任何一位商业歌手都不例外。而当有一日“张国荣”这个名字不再有商业价值,或许他的一切也将被取下货架。这是何等现实,又是何等反讽。这是每个艺术家在售卖自己作品的过程中都必将遭受的挫败。无论这部作品多么令你引以为傲,一旦摆上货架明码标价,商品价格就打着“价值”的旗号入侵了艺术的范畴,而艺术家又不得不吞下这颗苦果。

  而对“哥迷”而言,张国荣每年的忌日与生日,已然成为了以“纪念”为名的庆典仪式。巴黎神学院的公告曾这样写过:“每年都要装疯卖傻一下,尽情地发泄,那是我们深植于内心的的第二个本性。酒桶需要偶尔打开以保持空气流通,不然它可能会爆炸。而我们就像胡乱摆在一起的一堆酒桶,如果内心一直处于发酵状态,那么桶内的美酒终有一日会爆开。我们必须让它透透气,才不会坏了它。”在经歷了一九九○年告别乐坛演唱会的“生离”和二○○三年的“死别”之后,没有哪个粉丝群体比“哥迷”更需要这一场场令他们得以“装疯卖傻”、足以“重拾生活”的纪念典礼了。

  即便只是虚像,“张国荣”这个名字已然成为了这座城市万变的世相中,那点偶尔的不变。人们听他的音乐、看他的电影、去他的演唱会、为他举办如同“庆典”的纪念活动,就像在努力追寻戴奥尼索斯的足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